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4年4月28日
第2512期
 

聖阿塔拿修

(賀曾慶)

聖阿塔拿修(St Athanasius)是奧利振(Origenes Adamantius)之後其中一位著名的亞歷山大學派教父,也是東方教會四大聖師之首(聖阿塔拿修、聖巴西流、聖額我略納齊安與金口聖約翰)。阿塔拿修被譽為亞歷山卓教會歷任主教中最出色的一位主教,是駁斥亞略主義(Arianism,又譯亞流主義)最力、最堅定的中流砥柱,聖額我略納齊安更推崇他為「教會的柱石」。教會將每年的5月2日定為他的紀念日。 

阿塔拿修約在296、297年左右生於亞歷山卓城(Alexandria),父母都是基督徒。阿塔拿修博聞強記,精研文學、法學、神學、聖經、修辭學、希臘哲學。阿塔拿修在318年領受執事(會吏)聖秩,擔任亞歷山卓主教(Bishop of Alexandria)亞歷山大(Alexander I of Alexandria)的秘書。

當時,深受希臘思想影響,以苦修敬虔及學識淵博見稱的亞歷山卓司鐸亞略(Arius,250-336),承認上帝聖父是「非受造」、「非受生」,是「無始的」﹔因此,上帝聖父是「獨一無二」,是絕對不能「通傳」。但對於上帝聖子(Son of God),亞略卻認為,聖子因性體不同,不是聖父所生,而是聖父所造,耶穌基督不具神性(divinity),不是真神、真上帝。 

最先斥責亞略的,就是亞歷山卓主教亞歷山大,他以奧利振「聖子永恆地為聖父所生」的論述駁斥亞略,又召集主教會議,罷黜亞略等多名主教、司鐸;但亞略竄往該撒利亞(Caesarea)繼續傳布其思想,且逐漸擴散到地中海沿岸其他地區,附和者日眾。然而,神學上的爭論,竟逐漸演變為羅馬帝國東部的社會動亂,羅馬皇帝君士坦丁最終決定在325年於土耳其半島西部古城尼吉亞(Nicaea,又譯尼西亞)舉行大公會議(尼吉亞大公會議,召集三百名主教商討解決爭議。亞歷山卓主教亞歷山大,也在秘書阿塔拿修陪同下到尼吉亞出席會議。會議上,與會者一致決議亞略的主張為異端,又訂定了共同聲明《尼吉亞信經》(Nicene Creed),確認聖子耶穌基督是「從真神所出之真神」、「是生非造、與聖父同體」,亞略遭放逐。

然而,尼吉亞大公會議並未令紛爭平息,亞略思想仍在教會泛起漣漪。會議結束不久,許多人開始對聖子耶穌基督「與聖父同體」的信仰表達方式提出異議。328年,阿塔拿修接替安息的亞歷山大成為亞歷山卓主教,全力捍衛《尼吉亞信經》信仰。然而,亞略派勢力愈來愈龐大,主教們為了新舊說法爭論不休,不少東方的主教,甚至拒絕接受《尼吉亞信經》;而一向鼎力支持尼吉亞大公會議決議的君士坦丁大帝也改變態度,竟為了平息爭端和政治目的,有意恢復亞略的身分地位和接納其論述。 

330年,尼哥美地亞主教優西比烏(Eusebius of Nicomedia,又譯尼哥美地亞的歐瑟伯)慫恿君士坦丁大帝致函阿塔拿修,要他恢復亞略的牧職,但為阿塔拿修拒絕;優西比烏之後再煽動亞歷山卓的亞略派中人誣告阿塔拿修粗暴對待異見者,又指他在亞歷山卓號召罷工,企圖切斷君士坦丁堡的穀物供應。阿塔拿修結果在335年於推羅(Tiro)舉行的地區主教會議上被撤職,並遭君士坦丁大帝流放到帝國北部邊陲靠近日耳曼地區的特里爾(Trier)。自此之後,阿塔拿修因極力維護尼吉亞大公會議的信仰決議,與亞略派和皇帝因政治角力、權威問題多次遭撤職、流放;他一生五度被罷黜放逐,在外流徙超過15年,直至373年5月2日安息。

聖阿塔拿修一生不遺餘力地反駁異端論述,有不少著作糾正亞略異端,如《駁異教徒》、《論道成肉身》等等。此外,香港聖公會《公禱書》收錄有《阿塔拿修信經》(又名得救經),相傳是阿塔拿修所撰,與《使徒信經》、《尼吉亞信經》並稱「三大信經」。不過學者普遍認為,這信經的原文是拉丁文而非希臘文,不可能是阿塔拿修所撰,而記載這信經最早的手抄本,則是來自七、八世紀。《阿塔拿修信經》首先出現在高盧南部,從北流傳到西班牙及查理曼帝國;有學者甚至相信,這信經很可能非一人所作,極可能是按照多次教會會議的法令逐漸編纂而成,託名為阿塔拿修所撰。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512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