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4年5月19日
第2515期
 

2515 史坦福(四)

(楊欣諾)

上期筆者為大家羅列了英國浪漫時期作曲家史坦福爵士曾寫作的崇拜樂章,並介紹了最早期的四套。 

由1872年到1880年史坦福寫了F大調(1872年)、降E大調(1873年)、降B大調(1879年)、及A大調(1880年)四套崇拜樂章。之後一直等到1889年,史氏才出版作品編號第36的F大調崇拜樂章。這套崇拜樂章有別於前作,並沒有如降B大調及A大調樂章的交響曲技巧。專門研究史坦福的音樂學者德保(Jeremy Dibble)曾寫道:「這套樂章反映作曲家對十六世紀聖樂的興趣,特別是他對充滿色彩的教會調式所萌生的熱忱⋯⋯這F大調樂音古樂的傾向使《音樂時報(The Musical Times)》公開表明這樂章『可能由拜爾特、泰利士、或任何英國音樂先賢所啟發。』」

史坦福在其作品編號第81的早禱、聖餐及晚禱崇拜樂章中重回交響曲的技法,但比起降B大調樂章,G大調樂章在結構上更加宏廣,調性方面更富冒險性。樂章是獻給時任倫敦聖保羅座堂風琴師的佐治•馬田爵士(Sir George C. Martin)。全套樂章最為人知就是兩首晚禱聖頌,大概是因為史坦福如藝術歌曲、富感情的獨唱寫作。在尊主頌的風琴前奏,史氏運用琵音讓人聯想起舒伯特的歌曲《紡車旁的格麗卿(Gretchen am Spinnrade)》,但這次不是哥德詩詞的格麗卿,而是童貞女馬利亞的歌聲,由女高音獨唱唱出。在求主頌中,西面一角則交由男低音負責。史坦福以「安然而去(depart in peace)」的和弦進程開展樂曲。榮耀頌並非機械式地重複尊主頌的對等部分,反而史坦福為求主頌作了一個平靜的結束。到1907年,史氏為三詩班音樂節(Three Choirs Festival)將兩首聖頌配以管弦樂伴奏。 

C大調早禱、聖餐及晚禱崇拜樂章(作品編號第115)比之前任何一套樂章,在樂句主題的運用更為經濟,各樂章更顯一個連章(cyclical)形式。尊主頌並未重複以往其他樂章曾使用的曲式;這首聖頌仿傚變奏曲(theme and variations),將十節經文劃分為四大段落,當中史坦福主要使用了三個音樂動機,游走多個調(C、E小調、F、降E、C小調、降A、降C)。可見史坦福晚期的作品無論在結構或調性運用都十分成熟。

1911年6月22日英王佐治五世加冕,崇拜當中包括史坦福在前一年聖誕前兩日才寫成的《榮歸主頌》。加冕禮後,史坦福在同年8月完成聖餐崇拜餘下五個樂章的管弦樂伴奏版本的音樂,是為《降B大調聖日聖餐崇拜樂章》(作品編號第128)。但總譜一直沒有出版,只有在翌年出版了風琴伴奏版本。 

皇家音樂學院院長柏利爵士(Sir Charles Hubert Hastings Parry)於1918年10月辭世。史坦福雖然曾與柏氏口角,但兩人之間的友誼並未中斷。柏利的離世,使史坦福無法在柏利生前將其八聲部的拉丁文尊主頌(作品編號第164)親手獻給他。雙合唱的寫法讓人想起柏利的名曲《簫笙應兮天樂揚(Blest Pair of Sirens)》;同時,亦對音樂之父巴赫致敬,因巴赫的經文歌《你們要向上主唱新歌(Singet dem Herrn ein neues Lied)》亦為八聲部寫作。大家可以透過二維碼欣賞萊頓(Stephen Layton)指揮劍橋聖三一學院合唱團的精彩演出。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515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