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2年5月29日
第2412期
 

韋爾比訪加拿大弭平原住民寄宿學校歷史傷痕 認教會犯可怕罪行

坎特伯里大主教韋爾比早前訪問加拿大,探訪原住民保護區展開復和之旅,與原住民領袖和聖公會信徒會晤,聆聽原住民寄宿學校(印地安寄宿學校)舊生的分享。韋爾比直言,他要為過往加拿大的聖公會寄宿學校參與了「可怕的罪行」(terrible crime),以及英格蘭聖公會對加拿大原住民犯下「極嚴重罪行」(grievous sins)道歉。

據坎特伯里大主教網站與加拿大聖公會刊物《Anglican Journal》報道,韋爾比於4月28日至5月3日到訪加拿大,他在4月30日前往薩斯卡徹溫(Saskatchewan),探訪詹姆斯.史密斯.克里民族(James Smith Cree Nation),與當地領袖會面,聆聽他們述說原住民寄宿學校舊生的故事。韋爾比坦承,原住民學生當年在寄宿學校所經歷的,是「可怕的罪行」。對於教會過去令原住民學生陷入地獄般的境況,韋爾比以個人與坎特伯里大主教的身份對此致歉,並表示感到「羞恥」和「震驚」,但他強調,這一切都與基督無關。

韋爾比翌日在薩斯卡徹溫省中部的亞厘畢親王城(City of Prince Albert)一個原住民聚會上致辭時指出,教會過往「虐待那些原本應要擁抱的弟兄姊妹和剝奪他們的人性」,他為到原住民寄宿學校學生與原住民,當年要在教會的錯誤中掙扎成長而道歉。

他直言:「除非伴隨着實際行動,否則道歉是廉價,甚至是具冒犯性的。」他又表示,希望雙方能展開更深層對話。

韋爾比在5月3日於多倫多與原住民社區領袖及寄宿學校舊生會面。其中一名舊生亨利(Geronimo Henry)分享了當年自己與其他學童的遭遇,包括被反鎖在空蕩蕩的「遊戲室」數小時,望着窗外苦等母親接他回家。他又指學校的伙食太少,他與其他男孩,要偷偷在垃圾堆中找食物充飢。

亨利不滿教會和政府的道歉來得太遲。「難道他們都不知道學校早已在1970年關閉嗎?他們早該邀約我們道歉,但他們從來沒這樣做過。」

韋爾比回應謂,英格蘭聖公會與加拿大聖公會年復一年有機會表明當年不應該發生那些事情,但他不明白為何一直都沒有這樣做。韋爾比又稱,會把聽到的倖存者證詞帶到蘭柏會議分享。
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of Canada)前主席默里.辛克萊(Murray Sinclair)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CBC News)訪問時稱,他認為韋爾比的道歉很重要而且有意義,但許多當年的受害者已無法聽見。「若沒有足夠的人聽到,那麼這種道歉並沒有真正令這群體受惠,他們仍然繼續不信任教會與他們之間的關係。」

在1863年到1996年期間,加拿大政府大規模資助設立一百三十多所專收原住民的基督教會寄宿學校,也就是所謂的「印地安寄宿學校系統」(Canadian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 system),強迫原住民兒童與父母、部落分離,入讀寄宿學校接受歐式教育,學習英語、皈信基督教。

備受歧視的原住民兒童進入寄宿學校後,不僅要面對語言不通和思鄉之苦,許多學校暖氣供應不足、骯髒簡陋,又採取嚴酷的體罰教育。孩子被虐待或性侵也無人聞問,有人自殺、逃跑或遭虐致死,自此人間蒸發,父母更不知從何尋找。

加拿大一個原住民組織在2021年5月公布,他們在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甘祿市(Kamloops)一處天主教原住民寄宿學校的舊址,發現215具兒童遺骸。加拿大聖公會主教長妮歌絲(Linda Nicholls)當時稱,加拿大聖公會知道有些聖公會寄宿學校也有未標示的墓地,也有些學校的記錄不完整,但她承諾會與原住民組織合作,復原一切可復原的資料,以及推動地面搜索行動,找出這些墓地。

加拿大聖公會營運寄宿學校的高峰期在1920年代末,總共管理、營運了24間寄宿學校,大部分學校設在西加拿大的北部和中部地區。1946年,加拿大聖公會自行審查寄宿學校體制的缺點,以及確定學校如何繼續運作。加拿大政府在1952年起負責全權聘任教師,全面訂定校內課程。1969年後,所有聖公會營運的學校都由政府接管。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412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