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2年4月24日
第2407期
 

第五波疫情九千人逝世 聖匠堂安寧服務部願作悲傷守護者

根據衛生防護中心公布,由2021年12月31日第五波疫情爆發起計算,直至今年4月21日為止,共錄得8,999宗曾對新型冠狀病毒呈陽性的死亡個案;而隨着第五波疫情逐漸緩和,近期每天呈報的確診人數已回落到三位數字,染疫死亡個案亦下降至三十宗以下。惟上月疫情高峰期時,每日曾有接近三百人病逝,加上本港平均每日就有百多宗因為不同原因導致的死亡個案,一時間遺體的處理、殮葬安排、以致缺乏棺木,都成為新聞熱題。然而每個死者的背後,代表至少有一個家庭失去至親,但疫情下,他們除了懷着哀傷心情辦理家人後事,或許還帶着愧疚和遺憾。

聖公會聖匠堂長者地區中心安寧服務部,自2004年起,一直致力為臨終病者、病者家屬及喪親人士提供服務,協助病者安然面對死亡、紓緩家屬面對失去親人時的哀傷,以及提供生活方面的援助。安寧服務部高級服務經理梁梓敦表示,第五波疫情為他們帶來龐大的工作量,加上高峰期時亦有同事確診,可謂雪上加霜。他謂,平日每天都有百多人死亡,他們的家人都需要處理喪親情緒,希望政府認真考慮將哀傷支援服務恆常化。

醫院管理局目前仍實施緊急應變級別下的恩恤探訪安排,非確診的臨終病人家屬一般會獲恩恤探訪,見病者最後一面。但如果是確診病者,就會以傳染病患的方式隔離處理,直到離世家人都不能探望。有些人兩年多以來都無法面對面探望居住院舍的親人,再見面時對方可能已化成骨灰。

死亡不真實感致負面情緒

這對喪親者來說,死亡一點都不真實,這種哀傷情緒一般較為複雜,當中會帶着許多遺憾、自責、忿怒的情緒。他們會為自己未能陪伴家人最後一程,未能好好道別而感到遺憾,又會怪責自己當初將家人送到安老院或醫院的決定,覺得自己對家人的死要負責。當看到醫院的情況,或在處理家人身後事時遇上阻滯,亦會覺得忿怒。

梁梓敦坦言,許多在新冠病毒疫情底下出現的情緒,是大家都未曾經歷過,究竟該如何幫助喪親者疏導這些情緒,對他們來說都是挑戰。有見及此,安寧服務部早前特別開展「悲傷守護者 - 喪親情緒支援及預設照顧計劃」免費熱線服務,由社工、輔導員或臨床心理學家提供專業哀傷輔導,為喪親家屬提供殯葬諮詢及轉介,並為晚期病人或體弱長者規劃預設照顧計劃。此外,「悲傷守護者 - 喪親情緒支援及預設照顧計劃」於4月16日亦舉辦首個網上公眾生死教育講座,題目為「還未說再見」。

聆聽、陪伴、觀察、慰問卡

作為喪親者身邊的朋友、教友,又該如何陪伴他們走過難關。梁梓敦表示,「首先不要以為單憑說話就可安慰對方,在如斯混亂的狀態,喪親者自己都需要時間消化,接受事實,所以聆聽是最重要,聆聽對方的說話內容,也聆聽對方的情緒。然後是留意對方有甚麼需要,而你可以陪伴他去處理去面對;再觀察對方在日常生活有甚麼需要你可以代勞,例如分擔一些家務或接送,代為購買食物必需品,這些對喪親者都是一大幫忙。如果是不太相熟的朋友,親手寫一張慰問卡,已是最好的支持和安慰!」

「護慰天使」計劃是安寧服務部的服務之一,旨在紓緩喪親人士的哀傷情緒,以及協助他們重建新生活。一般情況下,社工收到求助或個案轉介後,會由職員評估和協助喪親人士辦理先人身後事,並由受訓義工陪伴整個殯葬過程。惟在疫情下,義工只需負責電話慰問,無需親身接觸個案家屬,以保障他們的安全。

護慰天使個案激增三倍

護慰天使計劃項目經理梁頌茵表示,「我們有六至七位職員,以往一個月大概處理50至70宗個案,但今年3月處理的個案多達227個,其中有168個涉及新冠病毒病。若是無親屬的個案,一般會轉介殯儀公司協助處理後事;如果死者是突然死亡,本身又是家庭支柱,或家屬有經濟困難、出現嚴重情緒困擾等,同事就要作較深入的處理,給予哀傷輔導協助疏導情緒。」

梁頌茵指出,喪親者的狀態往往在親人離世頭幾日是最差,如果這段時間開始接觸傾談,他們的情緒大多在一兩日後回復穩定。以往收到喪親者求助時,都會約見家屬了解情況,陪伴他們辦理親人後事,但疫情下一些約見、跟進工作都改為視像或電話進行,她覺得缺少了第一身接觸,未必能就着喪親者的情緒狀態給予即時回應,但視像已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

相較未有疫情之前,近期的喪親者比較多出現內疚和自責的情況。她謂,有女兒確診後傳染全家,最後其他家人都康復但父親過身,這件事令女兒感到非常內疚和自責。也有個原要為親人辦理後事,但一家人先後確診,結果喪禮由2月拖到4月,他們既無奈又愧疚。類似的個案比比皆是,但又不是他們可以控制。

疫情高峰期時,因突然有大量死亡個案,醫院急症室和公眾殮房都異常混亂,梁頌茵表示:「在我們接觸的個案中,的確有個案因為找不到親人遺體,需要尋求警方協助找尋,幸好最後都能尋回。另外有個案死者在3月初過身,但到3月尾都未收到通知認領遺體,但隨着死亡數未下降,目前情況已有改善。」她又透露,部分殯儀公司處理染疫遺體時會額外附加費,他們唯有找些沒有加價的殯儀公司代辦確診者的身後事,減輕家屬的負擔。

另一個受影響的服務是「安寧在家」居家照顧支援服務,據賽馬會安寧頌「安寧在家」居家照顧支援服務項目經理陳慕寧表示,「安寧在家」主要服務新界西的居民,為臨終病人及其家屬提供服務,讓其可在人生的最後階段能留在自己家中獲得適切照顧,維護臨終病人的尊嚴。截至3月16日他們正處理97宗個案。

陳慕寧謂,疫情下有時遇着圍封強檢,有時是個案家庭有人確診,或是有同事確診,都令服務受影響,例如覆診要改期、無法提供陪診、上門的看顧和家居清潔服務,上門的輔導及紓緩照顧服務要改用電話或視像進行等。社工們亦改變服務方式,如果個案所屬的樓宇被圍封強檢,就為他們提供適合病者營養需要的防疫包,還有快測包和高規格口罩,亦會按個案家庭需要為他們補給物資。

假如個案家庭有人確診,「安寧在家」就會提供無接觸性的支援服務,先致電了解家中各人的情況,然後將物資掛在個案家庭的門外,讓他們自行取回入屋。此外亦會透過電話或視像提供專業的健康諮詢服務,也會製作一些求助的資訊卡,方便他們遇到突發情況時可以向那些政府部門求助。
疫情期間也有個案病者病逝,其中一個個案是父親癌症復發離世,出殯當日只有媽媽在場,原來女兒因確診要在家隔離,於是同事作出彈性處理,在醫院直播出殯過程,讓家中的女兒也可參與。陳慕寧謂,疫情之下,大家都變得百無禁忌。

疫情下的牧養挑戰

聖匠堂主任牧師張樹萱亦指,疫情下牧者的牧養及探訪關顧同樣面對很大挑戰。

「在第五波疫情前,只要做足準備遵守防疫措施,基本上都可獲安排進入院舍,在指定地方探望院友,雖然有膠板分隔,也算是面對面的探訪。試過有院友表示希望領洗,那次真的要打『人情牌』,之後還要跟院舍職員、家人商量,最後安排單對單為該院友施洗,而他的家人就在外面隔着玻璃窗見證。至於醫院則比較嚴格,除該院的院牧外,其他牧者只能在探訪時間探望病人,遇上病人臨危,牧者勉強可與家人一起獲恩恤探訪,為病人作臨終祈禱。」

但第五波爆發後,無論是院舍還是醫院,基本上是完全謝絕外人,莫說是牧師,就連家人都不能入內見最後一面,更多是之後才接獲通知病人已經離世。如死者是染疫身故,安息禮拜會就要簡化,不會有瞻仰遺容,牧者和家屬只能看着靈柩上的名字進行安息禮儀。張牧師坦言這種感覺不好,因為死者若是長期住在院舍或醫院留醫,就可能由疫情爆發到確診、離世、安息禮、葬禮,家人都無法親眼看到至親一面,的確是遺憾。「我會側重親友在靈柩上擺上鮮花的動作,強調是親友給死者的最後心意。」

過去兩年,因不時要暫停實體崇拜和聚會,教友不能像過往每周都可回到聖堂見面互相問候,最怕是再聽到對方消息時原來已經返回天家,然後因為疫情,教友家屬決定一切從簡,選擇在平日並以院出方式進行安息禮,許多教友未能出席悼念,向家人給予慰問支持,也許對身故教友的家屬或其他教友來說,難免感到失落。

張牧師表示,他會在不同團契網上聚會鼓勵教友分享近況,或由他交代個別教友的消息。此外,他會鼓勵家屬或教友將思念化成文字,或分享對方一些生活片段,然後將文字交給他,他會逐一細看,適合的會在安息禮的講道分享出來,或製作成安息禮紀念冊給家屬留念。他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渠道,讓他們的情緒從文字中得到渲洩,亦成為家屬的慰藉。

而其實除了教友,牧區的學校和院舍都有機會需要處理師生或院友突然離世的情況,張牧師指,疫情雖然使人與人之間產生隔膜,感到疏離,但只要教堂、學校、社服單位有良好溝通,彼此互相協調,一樣可以與喪親者同行,為他們帶來有溫度的支援。

聖公會聖匠堂長者地區中心安寧服務部
悲傷守護者 - 喪親情緒支援及預設照顧計劃
免費熱線:6596 6347
服務時間:星期一至六 09:30-18:00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407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