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發佈日期: 2019年3月10日
 

大主教大齋期牧函

各位親愛的主內兄姊:

願主的平安與你們同在!

對今天信徒來說,如何守大齋期可說是一種挑戰,因為除了透過參予傳統的禮儀和崇拜外,信徒守節的方式、態度、服飾、習慣和心境,都跟過去有點不同。在我年輕的時候,大齋期跟流淚懺悔、禁食禁慾、捨己補贖、嚴肅沉重等觀念和習慣,都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記得有牧者曾在大齋期不理髮、不剃鬚;另一位則戒食朱古力、不喝咖啡、不喝可樂;也有人選擇在大齋期穿着素色的衣服。不過,現在已經較少人用這種態度和方式去度大齋期。

既然如此,大家也許會問,應該怎樣度過四十天大齋期?可以笑嗎?若果可以笑,歡笑跟沉重有淚水的大齋期又有甚麼關係?大家又應怎樣懺悔呢?除了遠離罪惡之外,還要禁戒甚麼呢?
在法國東南岸一座修院,裏面有一個苦像十字架,十字架上的耶穌,頭向右邊垂下,雙目緊閉,但卻面帶微笑,因此被稱為「微笑的基督」。

其實,「微笑的基督」可幫助我們從另一角度理解和守大齋期,因為微笑不一定與大齋期的精神和氣氛互相抵觸。灰日崇拜的福音經課提及主耶穌教導門徒:「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臉上帶着愁容。」(太六:16)。我想從兩方面去看大齋期,第一,看看主耶穌,他是否真的笑了?第二,看看大齋期,應該笑還是哭?

先讓我們看看主耶穌是否真的笑了。第四世紀的聖巴西流修道規條指出:「根據福音書記載,主從未笑過。」真的,福音書從來沒有記載主耶穌曾經微笑或大笑。反而,他曾經哭過兩次,一次是為耶路撒冷城,另一次則是為了好朋友拉撒路。我們可能會感到費解,耶穌固然是神,但他也是人,怎可能只會為哀傷而哭泣,而不會因喜樂而歡笑呢?他怎可能會懷抱着小孩子而目無表情?當耶穌見到迦拿婚宴上的「宴會總管」,為那些美酒從而何來感到莫名奇妙的時候,難道他不會為此面泛笑意嗎?耶穌看到身材矮小的撒該為了看他而爬上桑樹,又或拉着葉魯女兒的手吩咐她「起來」時,我們很難相信,耶穌在這些情況下仍會神色木然。或許我們過度側重主耶穌的神性,而忽略了他人性的一面,把他看成是一個超越現實、沒有了人類感情的人。其實,主耶穌跟我們一樣,是一個完完全全的人,有喜、怒、哀、懼、愛、惡的情緒。

當然,我們也不會相信,耶穌在被人趕出拿撒勒城要把他推下山崖、或在客西馬尼園沉重禱告時會發笑;縱使我們無法確知他在十字架上曾否微笑,但可以肯定的是,耶穌在面對某些情景時,一樣是笑不起來的,他的生命歷程,都是像我們一樣充滿起伏。他在十字架上最痛苦的時候曾大聲呼喊;當他接納漁夫、百夫長、小孩和婦女,我們深信,耶穌親近他們的時候,一定是笑容可躹,而不會是古肅地板起臉龐。

第二,就是有關大齋節期是「笑」還是「哭」的問題。假如我們認同主耶穌也曾經歡笑,那麼,在這四十日的齋期,又可否接納一位「微笑的基督」呢?要回答這些問題,首要的條件,就是我們不要製造一個自欺欺人的大齋期,也就是不要在禮儀或日常生活中,刻意營造主耶穌還未復活的氛圍,要等到復活節,才開始慶祝主耶穌從死裏復活,以及活出基督復活的樣式。其實,即使在大齋期,你和我都是「復活」的基督徒,我們不應對「復活」這件事視而不見。「復活的主」和「我們是因主復活而得着新生命的人」這兩個事實,是有助我們認清大齋期的意義。在這幾個星期,我們是以「復活的基督徒」身份,將主耶穌進入耶路撒冷,直至被釘上十字架的過程重新經歷一次,意思就是我們要在大齋期裏,把「微笑的基督」,與自己的受苦和自己的十架連結,因為十字架不是象徵失敗,反而是基督得勝的記號,因此我們不用再等待勝利、等待復活節的來臨。

不過,我們亦不可以自欺說,我們在受洗時已經與基督一同復活,因此我們不再需要守大齋期。我們的復活其實是未完全的,聖保羅曾經埋怨說:「就是我們這有聖靈作初熟果子的,也是自己內心呻吟,等候得着兒子的名分,就是我們的身體得救贖。」(羅八:23)因此,信徒在日常生活中,仍需要不斷地透過禮儀和有血有肉的生命經歷,去體驗主耶穌上耶路撒冷的旅程。這就解釋了為甚麼我們在大齋期裏可以淚中有笑,仍然可以祈禱求上主說:「父啊!你若願意,求你將這杯撤去。」(路廿二:42),因為我們還未在復活的基督裏面完全改變,這改變只會在我們與主耶穌一同上耶路撒冷的時候才會出現。

大齋期到底是「歡笑」的大齋期,還是「哭泣」的大齋期呢?我認為,兩者都是!然而,我會比較強調後者,因為這樣,才可以幫助我們更加深入理解大齋期和當中的意義,以致我們也可以歡欣喜樂地度過這節期。

願天父賜福和帶領各位兄姊,可以謹守一個「淚中有笑,笑中有淚」的大齋期。

+ 鄺保羅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