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19年5月5日
第2252期
 

坎特伯里大主教稱許香港教省助聖公宗與中國教會推展關係


(© 教聲/ ECHO 版權所有)

【本報訊】在第17屆聖公宗諮議會會議舉行前夕,坎特伯里大主教韋爾比、聖公宗諮議會主席鄺保羅、聖公宗秘書長艾度華-費倫和聖公宗諮議會副主席施雯芯(Margaret Swinson),於4月27日下午召開記者會與傳媒會面。四人在記者會上異口同聲表示,他們希望可聆聽不同教省代表的經驗,因為他們來自世界各地,在不同文化環境下服務各個階層的民眾;雖然全球基督徒各自有不同的背景和經歷,卻有着同樣的目標,就是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透過諮議會會議中的小組交流,與會者可以更了解上帝藉教會在不同國家的工作。

韋爾比大主教謂,多元世界會帶來挑戰,但這更好反映上帝對教會的眷顧。他希望普世聖公宗可在多元的世界中學會更加互助互愛,以及更有效服務世界、轉化社會、關愛弱者和貧困者,支援處於危機之中的人。

有記者問到韋爾比與鄺大主教,香港聖公會在中國教會與普世聖公宗之間到底扮演何種角色時,韋爾比稱,他剛在4月24、25日到訪北京及上海,與中國基督教兩會領導層會面,香港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法政牧師亦有隨行支援;鄺保羅大主教亦跟北京多有聯繫,因此香港聖公會是普世聖公宗與中國教會的重要橋樑;而身為中國人的鄺大主教,既是諮議會主席和普世聖公宗的資深領袖,亦是拉近普世聖公宗與中國教會的推動力。

鄺大主教就表示:「根據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香港與中國的教會是各自獨立。因此我們不能到內地宣教,反之內地教會也不能到香港宣教。不過香港聖公會與中國的教會一直都有交流,已成為很好的朋友,關係相當密切;香港是連接中國、世界與普世聖公宗的橋樑。」

對於中國的宗教自由,韋爾比直言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他無法詳盡回應,但他謂,在北京時曾與「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成員會面,他們都對梵蒂岡與中國簽署「臨時協議」,雙方關係漸漸恢復感到高興。因此韋爾比認為,這是一個進步,而普世聖公宗、聯合國、國際法對宗教自由的立場都非常清晰。」

韋爾比亦提到訪華時曾與有關人士私下會面。他表示,發表公開聲明對保障宗教自由的作用有限,有時私下會談或許更為有用。

他又謂感受到中國教會的恩典。在1940至50年代,全中國只有約一百萬名基督教教友,時至今日,中國基督教已有近3,500萬信徒。「我認為,中國教會有普世聖公宗可以學習的地方,我也希望跟他們學習,所以也邀請了中國教會的代表出席下一屆蘭柏會議。

至於今屆諮議會的組成,艾度華-費倫表示,以往規模較小的教省只可派出一名代表出席諮議會,但今屆則可派出兩名。施雯芯又補充謂,有別於過往會議,全球五個地區今次可各派一男一女青年代表參與會議,他們是有投票權的正式成員,而不再只是觀察員。

諮議會今屆會議主題為「裝備上帝的子民:深化標杆門徒生活」。韋爾比談及標杆門徒工作的進展時稱,因為普世聖公宗沒有一個中央架構可向各教省發號施令,所以所有會議的決定,只能慢慢融入整個教會。各教區現正以各自的方式推行「標杆門徒」(Intentional Discipleship)計劃,這是一個文化轉變的過程,而不是一個從上而下的命令。

鄺大主教稱,香港教省透過教育、社會服務、宣教和神學教育推行「標杆門徒」的工作,各地代表在會議期間均有機會到訪香港教省的堂、校、社服單位親自觀察體驗;香港教省在2016年舉行總議會時,通過有關造就門徒的《香港聖公會教會政策文件》,亦成立了導向委員會,在各牧區落實當中的政策。

本屆諮議會其中一個重點是安全教會委員會(Anglican Safe Church Commission)的報告。韋爾比解釋,這是為了確保教會所有人避免受到傷害,如性虐待、心靈和身體上的傷害。受虐人可能是兒童,也可能是弱勢的成年人,普世聖公宗已有多個教省承認,他們在保障教會安全方面有所疏忽:「我們不單要學習別人的成功例子,也要從他們的失敗和恥辱中學習。教會安全是我們的核心工作,因為教會出現施虐事件,便無法進行「標杆門徒」計劃,因此安全教會委員會的報告非常重要,不過更重要的,是落實安全措施。」他坦承這是一個複雜的過程,普世聖公宗各教省都要配合自己的文化,確保教會對信徒來說是一個安全的地方。

 

(© 教聲/ ECHO 版權所有)

(© 教聲/ ECHO 版權所有)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252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