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18年12月30日
第2234期
 

漫談溫莎堡聖佐治堂(下)

(李安業)

 

聖佐治堂雖然是英格蘭聖公會的一員,但她不受大主教及主教的管轄,而是由君主直接管轄。聖佐治堂是英格蘭擁有皇家地位的12座教堂之一。由於君主不會經常處理這教堂的日常運作,所以教堂的管理權,就由聖佐治堂幾位牧師一起承擔。正因為這間教堂不在大主教和主教的管轄之下,所以她也沒有得到英格蘭聖公會的經濟資助。聖佐治堂擁有獨立自主,但代價便是需要自己籌集資金來支持所有聖工。因此,聖佐治堂在一個中央集權的聖公會主教制當中,擁有非常特殊的特徵—「自治」和「自養」 。

自從英王愛德華三世在1348年建立聖佐治堂,這裏一直是嘉德勳章騎士團隊的禮拜堂。愛德華三世也給予聖佐治堂在城堡內有獨立的權力。幾百年來,歷代的國王和王后,都曾多次加強教堂的自治權力。正如剛才提到,教堂的日常運作由聖佐治堂的堂主任牧師和其他法政牧師,組成一個團隊負責管理教堂和教堂在城堡內外的房屋和土地。

聖佐治堂位於皇宮,自然在政治和人民思想上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聖佐治堂是中世紀晚期朝聖者的熱門目的地,但在十七世紀英國內戰期間,聖佐治堂遭受大規模的破壞。1642年10月23日,議會部隊闖入並掠奪教堂財物;1643年又發生另一次掠奪。在1660年君主制恢復後,聖佐治堂開展了修復計劃,之後幾位國王和王后都投入了大量的金錢、精力和時間來鞏固聖佐治堂的地位。

聖佐治堂不僅是皇家和嘉德勳章騎士團隊的教堂,它也是歷代許多君主、王后、主教、將軍和政要的安息之地。教堂內有十個君主的墳墓,包括十五世紀脫離羅馬教廷建立英格蘭聖公會為國教的亨利八世、創辦著名學校伊頓公學的亨利六世、唯一被斬首的查理一世,以及伊利沙白二世的父母。聖佐治堂內也有許多獨立的祭壇和小教堂,專門為君主及著名大臣的靈魂祈禱而建立。

在英國宗教改革前的中世紀時期,在教堂裏設立獨立的祭壇和小教堂,是十分普遍的。許多貴族和富裕的士紳,會僱用一名或多名神父,為自己及家人死後的靈魂舉行彌撒祈禱。管理這些祭壇和小教堂的神父,通常會得到捐贈者賦予的土地收入、特定財產的租金和其他資產,用以維持神父的的生活。經過幾百年,許多這樣的祭壇和小教堂變得非常富裕,不少神父都享有很多財富。直至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取消了他們的資產,並將其資產出售或授予貴族和大臣。宗教改革也徹底摧毀這些小教堂,但因為聖佐治堂的地位,當中的獨立祭壇和小教堂,在宗教改革中得以保留下來。

因此,根據這個傳統,聖佐治堂的牧師,現在繼續每天為在生和已經離世的君主和嘉德勳章騎士團隊成員的靈魂祈禱。這是很特別的。因為在宗教改革期間,為死人祈禱的習慣被新教徒摒棄,大多數基督教宗派,如今都沒有為死者的靈魂祈禱,讓他們早達天堂的習慣。最重要的,是聖佐治堂會支付全職工資給合唱詩班每一個成員,每天幫助牧師帶領祈禱。當中包括多達23名男孩和12名男高音和低音;同時,聖佐治堂還為這些合唱詩班成員提供住宿。這些詩班男孩在位於城堡的聖佐治學校接受教育和居住,而12名男高音和低音詩班成員,則住在聖佐治堂西側的教堂房屋。這些合唱詩班成員和神職人員,每天都在教堂裏敬拜上帝和唱頌聖詩,為君主和嘉德勳章騎士團隊祈禱。

筆者是聖佐治堂歷來首位華裔牧師。對於筆者這個華人來說,英國溫莎堡是一個比較遙遠的地方。小時候,我就希望到英國留學並了解它的歷史,在我心目中,溫莎堡是一個很嚴肅很莊重的地方,是遙不可及的。

四年前,因着這顆好奇心,我接受邀請成為聖佐治堂的牧師,一個人來到這個充滿無數帝王名臣將相、無數重要歷史事件的溫莎堡服務。或許對於很多人來說,溫莎堡只是一個旅遊景點。然而,聖佐治堂的牧師都相信,通過對公眾開放,允許人們進來參觀、參與崇拜,或在十字架前點燃蠟燭祈禱,可以讓人能夠在這個歷史悠久、有無數人曾經在這兒禱告的地方去親近上帝、敬拜上帝。我們提供英國最好的教堂音樂,讓人們在忙碌的生活中,體驗上帝創造萬物之美。聖佐治堂同時也照顧一群住在溫莎堡下區的人,他們生活在一起敬拜上帝,為君主和嘉德勳章騎士的團體祈禱,為社會服務,以及為來溫到莎堡的訪客服務,榮神益人。

--------------------------

作者簡介
李安業牧師在香港出生,童年大部分時間在新加坡度過。17歲時赴笈英國,畢業後在林肯郡的波士頓學院擔任舍監,參與當地聖公會教堂的生活,並在劍橋接受神學培訓,之後回林肯郡的教堂服務。2015年,他受邀在溫莎城堡擔任Minor Canon和School Chaplain,一直參與兒童和青少年的事工。李牧師在2018年底回港於聖約翰座堂侍奉。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234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