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18年11月25日
第2229期
 

擁抱和平使命 同行復和之路

(© 教聲/ ECHO 版權所有) 

  

(© 教聲/ ECHO 版權所有)

 

 

由聖約翰座堂、聖三一座堂及諸聖座堂合辦的「擁抱和平大使計劃」,已於11月16至17日一連兩天於聖約翰座堂圓滿舉行,是次計劃是香港聖公會三所座堂首次合辦活動。整項計劃由神悟基金(Awareness Foundation)創辦人敍利亞裔聖公會牧師拿添勒沙(Nadim Nassar)主領,透過三場講座的講題:多元與差異、歸屬感與公民身分、締造和平的藝術,以及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副院長關瑞文教授、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郭偉聯博士及聖神修院阮美賢博士的回應,從香港當下處境一起作神學反省。

多元與差異

第一講為多元與差異。拿添勒沙牧師指出,文化正是不同世代的人互動之結晶,亦是多元與差異的產物。三一論正反映出這種多元與差異,上帝聖父、聖子與聖靈活於三位一體的團契裏;三而一的上帝既保有獨特位格又能互存互滲,三一上帝本身已活出一種獨有的文化,正是上帝的文化。透過聖子道成肉身,主耶穌將上帝的文化帶入人類世界,啟示我們要活出賦有創造力(creativity)、接待(hospitality)及愛(love)的文化。若基督徒能活出此文化,世上的多元與差異便不是彼此攻擊和仇恨的源頭,它將成為共同創建豐盛有愛的社群之契機,如此,和平的世界便成為可能。

回應有關接待的文化,關教授引用了德理達(Derrida)接待一詞,它包含了仇恨與接待的悖論,接待這美德雖是愛的表現,卻不是無條件的,當中亦充滿張力。同樣,日本神學家北森嘉藏指出上帝的愛是一種痛愛(pain-love),就如基督在我們仍作罪人時已為世人捨命一樣,真實的愛是帶有張力的愛。仇恨異己其實是人弄不清焦點,我們應該接待和我們不同的人,彼此敵愾同仇的是彼此之間的罪惡,彼此不同的人不單不是仇敵,本來更應是一同對抗罪惡的伙伴,只要弄清罪惡這共同敵人與要尊重接待他人之分別,我們便可在張力中向和平邁進。

歸屬感與公民身分

拿添勒沙牧師在第二講論到歸屬感與公民身分的多元含混性,他指出聖保羅擁有多元身分:他生於大數,既是猶太人,也是羅馬公民。拿添勒沙牧師也以自己為例,他出生及成長於敍利亞,卻持有德國護照,又在英國生活數十年。在全球化下,公民身分更見多元的張力。基督徒也有雙重公民身分的張力,我們既是世上的公民,亦是天國的子民。這兩重身分提醒信徒成為橋樑,實踐使人和睦的使命。作橋樑是一種無力之力(power of the powerless),表面軟弱無力,但實踐亦非易事,因為橋樑往往要承受行走其上者的踐踏。拿添勒沙牧師勉勵信徒不要灰心,並引用耶穌的說話鼓勵我們:「我把這件事告訴你們,是要使你們因跟我連結而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是你們要勇敢,我已經勝過了世界!」(約16:33)

阮博士透過香港近年公民身分認同的狀況入手,指出香港人公民身分認同的歷史沿革及文化特徵,並指出公民身分是伴隨其權力與責任。她又引用天主教的社會訓導,指出信徒的天國公民身分應有的倫理原則與美德的培育。天國子民應當維護人性尊嚴、促進公益、關愛貧弱、愛護大地及促進和平。要實踐以上原則,天國公民便要努力培養尊重、公平、正義、慷慨及憐憫等美德。

阮博士以薩拉熱窩青年和平行動為例,在1990年代初南斯拉夫國內各族群因不同的種族與信仰而互相攻伐宰殺,二十年後不同種族青年卻為和平共同努力,強調公民身分之同時,亦教育公民建立良好的原則,重視德性的培育。可見兩者的互動讓和平成為可能。

締造和平的藝術

第三講主題為締造和平的藝術,拿添勒沙牧師跟與會者不斷就着締造和平的技巧、工具、方法及障礙各抒己見。他提醒眾人,上帝的文化就是愛的文化,基督徒因着上帝的愛,深信彼此能成為和平的催化劑。世俗的文化只能愛我們喜歡的人,但上帝的文化卻使人能愛仇敵。只要人跟從上帝的文化,願意活在主愛中,必能結出美善的果子,使世界變得更美善與和平。

郭博士回應時引用了三位聖公宗神學家就締造和平的方法。首先,南非杜圖大主教的「兄弟神學」(Ubuntu)指出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相依互存,人們在一起,人性才得以彰顯。如此,同具上帝形象的你我並沒高低之別,大家都是兄弟(姊妹),雖有差異但更應活在和而不同的環境中,並存同在。另外,歐唐納(Oliver O’Donovan)指出祈禱不是祈求滿足一己私慾,而是讓彼此聆聽呼喊的時機,藉禱告一同把痛苦陳明主前。此外,先知的角色能讓信徒透過辯論,共同探討甚麼是對社會最大的好處。最後,韋爾斯(Samuel Wells)指出要為社會帶來共同好處,關鍵在於要建立良好關係,善用創造力,具同理心,建立同行關係,並為社會帶來喜樂。郭博士亦分享自己在雨傘運動後參與社會運動的實踐經驗,推動警員與學生對話,並邀請警員到大學團契分享交流。同時,又推動長者與年輕人同行,並在社交平台上透過撰寫禱文,給予不同持分者有表達的機會,把社會運動與信仰結繫起來,也藉此化負面情緒為正面善行。講座最後以聖餐崇拜作結,拿添勒沙牧師鼓勵大家要繼續擁抱和平,努力在社群與教會中推動締造和平的使命。

在第二天講座之前,大會舉辦了擁抱和平步行籌款,二百多位參加者朝早齊集聖約翰座堂,在中環進行歷時一小時三十分鐘的旅程。對於擁抱和平大使計劃的參加者來說,這也是為香港禱告的靈修旅程。大會根據路線分成不同的禱告站,透過讀經、靜默、禱告及泰澤短頌,參與者一邊步行一邊為香港祈禱。拿添勒沙牧師在其中一站有感而發,向所有參加步行的人士分享。他指出和平的反面不是戰爭,若要停止戰爭只需簽署停火協議便成事,但這是沒有平安的和平。和平的反面其實是仇恨,唯有倒空內心的仇恨,才能讓和平充滿人的生命,在回去座堂的路程,他鼓勵所有參加者掏空積存內心的仇恨,洗滌心靈,準備好自己迎接從上帝而來的平安,擁抱和平。

除了擁抱和平大使計劃及步行籌款以外,三所座堂亦於11月21日晚上假香港會所舉行擁抱和平慈善晚宴,籌得的款項撥捐神悟基金,幫助敘利亞難民教育之用。教省三所座堂亦計劃每年聯合舉辦回應香港當前處境的活動,務求實踐教會政策文件的精神,讓香港聖公會能成為「為這城存在」(church for the city)及「與這城同在」(church with the city)的教會。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229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