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3年1月15日
第2445期
 

【專題】魏克利筆下的丁光訓

可能各位《教聲》讀者也會對魏克利牧師(Philip L. Wickeri)有依稀的印象,知道他能操普通話,是中國教會史的學者,在聖公會檔案館和明華神學院也會找到他的身影。原來魏牧師早於2010年開始於明華教學,並於同年成為大主教神學及歷史研究顧問,轉眼間,已在香港聖公會服侍了十二個寒暑。於去年冬至,他的新書《辦好教會:丁光訓與他的時代》出版了,今日我們嘗試從魏牧師的研究中,認識這位中華聖公會的主教,三自教會的領袖—丁光訓。

魏牧師憶述首次與丁光訓主教相遇是1979年的夏末,當時還是博士生的他擔任第三屆世界宗教和平大會中國宗教代表團的翻譯。這次相遇後,時任南京大學副校長的丁主教邀請魏牧師夫婦赴南京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任教。在南京生活的兩年間,差不多一周三次能與丁主教一家用饍,情如家人。魏牧與丁主教一家的感情也令他對中國教會研究興趣更濃,驅使他不斷在金陵協和神學院圖書館翻閱有關中國基督教的資料,愛不釋手。

   

左: 80年代丁光訓主教與魏克利在金陵協和神學院   右:丁光訓主教與坎特伯里大主教倫西(1990年) 

回到香港不久,魏牧師於1985年受邀擔任南京愛德基金會的海外協調。愛德基金會是由丁光訓及其他基督教領袖共同建立的社會服務發展機構。因為這崗位,魏牧師往後的十二年定期與丁主教交流。丁主教更在1991年於南京聖保羅堂按立魏克利為牧師,以上種種經歷幫助魏牧師了解自身的使命,也塑造了這本關於丁主教及其時代的著作,這本關乎丁光訓生平與時代的著作嘗試講述丁光訓在更新和重建中國教會上所扮演的角色,另評估他對基督教未來發展的重要性。  

全書第一部分是關乎丁光訓的早年生活及少年時代、信仰及心智的形成,以及他對自己所繼承的基督教信仰傳統的回應。生於1915年的丁光訓在上海中產家庭長大,自少為聖公會教徒,完成神學訓練便成為聖職人員。他曾在基督教青年會中負責學生工作,也在日佔時期牧養教會(1937-1945),這些經歷使其確信,需要參與救國及基督教應免受外國控制的必要。他亦委身於普世教會合一運動,戰後攜其妻郭秀梅前往加拿大,在那裏被任命為基督教學生運動的傳教幹事。其後移居紐約,在協和神學院及哥倫比亞大學研習,並從那裏飛往日內瓦,於世界學生基督徒聯盟工作。在這一職位上,他四處遊歷並認識了許多參與建構世界基督教協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的人士。

第二部分是關於他回國至文革結束的時期。他在1951年,跟妻子及年幼的兒子回到中國,致力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的社會發展工作。三自領導層中,神學持有不同觀點,三自愛國運動開始時正值朝鮮戰爭,當時外國傳教士遭到批評和驅逐,中國教會切斷了與海外基督徒的聯繫。丁光訓到南京前,短暫地任廣學會總幹事。到南京後,他成為了新成立的金陵協和神學院的院長。五十年代末及六十年代初,他活躍於三自,並在西方人眼中,成為對中國革命的著名詮釋者。從這一時期起他的作品持續反映出其信念。即基督徒可與社會主義者一起,為重建中國而共同作工。在文革開始時,除去自己所有教會和政治上的職位,七十年代初,他重回公眾視野。 

第三部分是他對「神學思想建設」,約佔全書一半內容。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丁光訓是新成立的中國基督教協會和經重組的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最為傑出的新教領袖。協助重新開放教會神學院和其他宗教機構,印刷《聖經》和宗教文獻,增進與世界其他地區教會的聯絡等。作為新教神學家的丁主教認為愛是上帝的主要屬性,基督徒在社會倫理見證中實踐愛德尤為重要。直至1996年退休前,他一直以在政府的職位和個人威望的影響促進宗教自由,改革教會架構。

退休後,他依然是中國突出的政治人物,國際尊重的合一運動領袖。也是國內外均受爭議的人物。魏牧師表示,全書作為一部傳記性的研究,旨在將這些評估置於歷史語境下,從其在上海的早年開始,直至生命的終結,探索丁光訓在中國基督教歷史上的地位。

   

  左:丁光訓(1946年)    右:晚年的丁光訓主教


魏牧師認為聚焦於一位宗教領袖及基督教神學家,能夠更好地了解現當代中國教會。他認為丁光訓比吳耀宗更全面地處理教會和社會的神學問題。他雖然沒有趙紫宸所具有的神學或文化旨趣方面的廣度,但他在開放時期帶領教會,是協助制定政府宗教政策的極少數宗教領袖之一。在他同時代,無論是新教徒,還是天主教徒,未有人像丁主教般持續關注發展中國的處境神學。

《辦好教會》是一個初步嘗試,以考量丁光訓的生活和工作與中國教會的關係。研究通過檔案資料、已出版和未出版的資料,以及一系列正式和非正式的丁光訓探訪來進行建構。 

魏牧師與丁主教在1990年和91年所進行的口述訪談,讓丁光訓講述自己想介紹的有關其生活和工作的情況,澄清一些有關他生活的事實及細節,這些資料在其他地方從沒有發表過。丁光訓不願詳談自己的生活,但他樂意對他所認識的人或他所參與的事件提供自己的詮釋。還自由地談論了自己的神學及政治觀點。在其著作和對基督教在華的眾多不同解釋的補充下,為丁光訓的生平和思想提供了一種重要視角。

丁光訓撰寫了大量有關神學及社會科學和政策導向的文章與評論,在其演講和講道中探討了宗教和政治的主題。這超過了中國或其他任何地方的大多數教會領袖。從八十年代開始,他偏愛透過寫作和談話來與他那個時代的事件和想法進行對話。

魏牧師強調《辦好教會》不單是Reconstructing Christianity in China: K. H. Ting and the Chinese Church, 2007的中譯本,它修正及補充了英文版所沒有的,特別是有關丁主教晚年(2007-2012)的資料。此外,本書還附上丁主教自1937年完整的書目,方便讀者進一步研究丁氏著作。

   

 2008年6月,魏克利牧師在香港發布《辦好教會》的英文版

在檔案館訪問魏牧師當天,他更向我們展示超過150封丁光訓主教的書信,完成《辦好教會》後,魏牧師準備為丁光訓主教編訂其書信集。

魏克利牧師不單視丁光訓為主教,不單是愛德基金會的領導人,他更是魏牧師一生的恩師,他教曉魏牧師怎樣做人,無論多忙也不要讓他人覺察,怕他們不敢打擾,常作好的聆聽者,從他身上看見何為好牧者。另外,魏牧師稱丁光訓主教為「中國的湯樸威廉」(Chinese William Temple),他不是以禮儀定義聖公會,而是從聖公會廣闊獨到的視野去看自己的教會和國家,讓教會成為國家的教會,用這精神去關心教會、社會和政治。丁光訓是一位希望自己的國家變得更好的愛國者,要求變革和改革的教會領袖。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445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