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2年9月18日
第2428期
 

【專題】回應上主聖召的人

今期和大家介紹將在9月21日按立為會吏的莫冠文(Adam),以及在9月29日按立為牧師的余鋒倫(Francis)、張梓賢(Ryan)和張文偉(Tim)。到底大家認識他們有幾多?他們又渴望我們怎樣為他們一生的聖職祈禱呢?

   

莫冠文、余鋒倫、張梓賢、張文偉(© 教聲/ ECHO) 

相信不是很多讀者認識Adam,不如趁這機會介紹自己,讓更多人認識你呢?

Adam: 大家好,我是莫冠文Adam!我的母堂是聖約翰座堂。我來自廣州,2012年來港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修讀神學,期間在座堂參加崇拜,深被聖公宗的禮儀傳統和神學上的多元性所吸引,於是在修畢道學碩士課程後留在座堂擔任牧民助理的事奉。在幾年的深入事奉中,更堅定自己投身聖公會牧職的心志,隨後蒙主教接納進入明華神學院接受裝備,並在三年間修畢神學碩士課程,即將要開展新的旅程服務上帝的教會。

你們各人將要領受會吏和牧師聖職,你們的心情如何呢?

Tim : 心情既期待又緊張,因按立牧師後,聖職能更滿全,尤其能更好的通過聖禮(聖餐、傅油)牧養弟兄姊妹。 

Ryan: 雖然還有不夠兩個星期便是按立禮,但因為日常的事工已經不少,所以沒有太多機會細味自己的心情。停下來想一想後,覺得是感恩吧。因為被按立為會吏後,手上的事工尚算順利,當中也有很多牧長及兄姊的扶助,這不是必然的。同時,這反映了教會對小弟的信任,又反映了一個人能夠領受聖職,實是需要眾人的支持。

Francis: 我想我是很期待的,期待可以透過牧師的職務,接觸和服務更多的人;我也很期待上帝到底會在教會成就怎樣的工作,以及到底上帝又會怎樣將我塑造成他更合用的器皿。

Adam: 心情既雀躍也緊張。同大家分享一件趣事:一個多月前偶發一夢,夢見自己被按立為會吏後第一次在崇拜中誦讀福音,但福音書上竟然一個字都沒有!於是我就在幾百上千人面前啞口無言(苦笑)。

我想,這夢就反映了我內心的誠惶誠恐,擔心自己不能做好、擔心自己會出錯。但也提醒自己要效法教會第一位會吏/執事聖士提反,倚靠聖靈的帶領而不是自己的才能,忠心謙虛地服侍,成為一個「滿有信心和聖靈的人」(徒6:5)

三位準牧師,在這一年牧區侍奉你們有何學習心得可以跟我們分享?

Francis: 做事容易,做人難。這一年的侍奉,我想我都是在學做人。從教友身上學做人,從牧長身上學做人,從同工身上學做人。

有位年長的教友,總是很喜歡挽着我的手,很溫柔的對我說,「會吏,俾心機,加油啊」。她每次這樣對我說,我都覺得異常溫暖,但每次都使我反省,我大概在甚麼地方做得不夠好了。我才發現,要提醒一個人做得好些,原來可以這樣令人感到窩心和溫暖。我很想有這種母親般的溫柔和耐性。

Tim: 因慈光堂與長者鄰舍中心二為一體,所以每周最常接觸的就是長者教友,因利成便,學懂了唱福音粵曲,也正學習調整自己的節奏,因從前較多面對中學生及青少年,節奏較快,而且我的個性也較為急性子,與長者相處就給我學習放慢節奏,要更多的聆聽與耐心。

Ryan: 記得一位牧長曾對我說:「做牧職,最緊要是做好崇拜、做好探訪、做好講道。」踏入牧職之前,只是像聖母馬利亞一樣,將這話存留心中,反覆思量。經過一年的侍奉,現在總算明白一點點,這三個「做好」背後的是有多難!當中包含除了挑戰自己對聖經、神學、禮儀、品德、見識、修養等等的素質外,更重要的是考驗自己的「心」:有沒有愛兄姊、緊張兄姊、掛念兄姊的心。疫情下,各項事工受制,諸如怎樣善用電話問候及設計如何安排崇拜的直播,也是一個訓練忠心、細心、信心的機會。做得「到」,跟做得「好」,真的是兩回事。

Adam, 你在明華神學院三年裏學習了甚麼?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Adam:過去三年的明華學習並不簡單,因為經歷社會運動和當下仍然嚴峻的疫情;教會生態的不同方面都經歷非常化和邊緣化。但正是這種對舊有「常態」的擾亂,讓我反思「常態就是必然嗎?」隨着我們熟悉的「舊世界」的分崩離析,上帝期望藉着我們在當下建立一個怎樣的「新時代」?教會能否接納並擁抱自己「不再主流」的身份本質?邊緣的教會又如何有勇氣成為邊緣人的一員、並在邊緣中活出天國的價值?就像士提反服務的就是一群被忽視的、言語不通於「主流」的邊緣人。(徒6:1)

這是明華學習中引出的對我很有意義問題,值得與大家一同探尋。

在牧區裏遇過甚麼印象深刻,又對你有重大影響的事情呢? 

Ryan: 我在去年臨近聖誕病倒,亦是人生第一次「享用」救護車及醫院的急症服務,平安夜及聖誕日也在醫院裏度過。第一年成為聖品,就不能在教會裏參加聖誕日崇拜,真是覺得有負教會。不過,可能只有我自己是這樣想的,相信沒有人會想我病吧。這次經驗讓我明白人的有限及提醒到我要依靠的不是個人能力,而是上帝。

Tim: 第五波疫情初,慈雲山也是其中一個重災區,農曆新年期間有不少教友患病,有點愛莫能助的無力感。然而,藉上主的恩典,多數教友都漸漸康復痊愈。又記得當中曾為患病教友送遞物資。當然電話關顧也是不可少的,還記得大齋期間,以線上方式進行了《轉向》一書的靈修分享會,在今年雖然與面對面團契相比,感覺還是有所不足,但能使香港和身處外地的兄姊能相聚交流卻又反成另一美事。

Francis: 有一次,我請一位同工當我的乘客,提點一下我駕駛上要留意的事。那程車很短,但為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首先,是他的爽快。我事前並沒有和他約好日子,但我一提,他就立刻答應了。第二,是他說話的溫柔和穩重。

「可以試吓望遠啲。係啦。盡量行返喺馬路中間。係啦。」
「有人呠,唔使理佢,我哋無做錯,繼續做返我哋要做嘅嘢。」
「呢度行50,可以慢啲。」

那程車之後,我的技術確實改善了不少,但令我更深刻的,是他整個人給我的感覺。其實作為一位牧者,也應該時常讓人感到安全、可信任。我想成為這樣的牧者。

這一年的牧職事奉如何讓你對自己有更進深的發現? 

Francis: 以上的分享其實也是我對自己的發現,我就是需要多點幽默、多點耐性、多點溫柔、多點穩重。另一方面的發現,我想是關於神聖與凡俗的事吧。一方面,我是個普通人,但另一方面,因為按立的緣故,我又成了一名神職人員,被賦予某個身份及委予某些職責。如果我仍然認為自己不過是個普通人,那我很可能會忽略神職人員所具有的超越的一面;但如果我把自己看得很神聖,那我就是個無知的人,忽略自己不過也是個罪人的本相。我相信每個認真的基督徒都曾體會過這樣的事:即一方面我們是個罪人,但因為洗禮的緣故,我們都成了聖徒,又被委予見證基督的職務。

Tim: 常常說教會不只在四道牆之中,以前常聽常說,但現在卻更有親身感受。
此外,從前作為一個信徒領袖,可能比較顧自己,比較自我,但成為聖品人更多要有一種整全的視野與大局觀,這方便進深認識多了,但仍希望在牧職中繼續成長進步。 

Ryan: 如將「心」推進一點,我更加體會到自己一方面需要豐富自己的神學知識,並且將其入心,另一方面要學習將自己的心倒空,讓上主再更新自己。

以準備查經班或講道為例,我在接受培訓時固然已對聖經經文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不過,我要學習謙卑自己,再讀經文時,知道是上主重新對我講一次他的信息,再一次提醒我。否則個心會變成石心,不單感動不到自己,也不能感動他人。

Adam, 你在尋求牧職的路上,對自己又有何進深的發現?

Adam: 我是一個相當需要安舒區的人,可是牧職的道路,往往都是引導我進入一些未去過、不熟悉甚至感到害怕的領域;但每次進入,又會有嶄新的發現。
然而,這些新的啟程,需要在自己的安舒區內好好安頓才會有心有力。大家或許會發現,我是個相當內向的「外向人」呢。

你想教會怎樣為你們祈禱呢?

Adam: 求主助我成為一個常能為人帶來喜樂和希望的人,請大家為我祈禱。

Tim: 我想教會為我的耐性代禱,使我能成為更好的聆聽者。也希望自己能更細心,更深思熟慮,成為一個更好的牧人與領䄂。
或者用《求賜智勇歌》的數句歌詞作一個代禱請求:求主賜我智慧,使我剛勇,既能榮神益人永不休,也可敬拜事奉永無窮。

Ryan: 我邀請大家為我的牧職及我們一家四口祈禱,又求賜我一顆清心,使我在不同崗位上,皆能謙卑服侍,成為合適他用的工具。

Francis: 請為我能成為一位好牧人祈禱,一位幽默、溫柔、有耐性、值得信任、又有內涵的牧人。(我會不會太貪心?)

相信教友們也不會覺得我們的新進會吏和牧師貪心,讓我們用禱告支持他們盡心盡忠,一生奉獻教會,服侍上主。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428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