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2年7月31日
第2421期
 

同行 聆聽 共見證:鄺保羅榮休大主教的蘭柏經驗

普世聖公宗第十五屆蘭柏會議在7月26日至8月8日舉行。今屆會議的主題是「為上帝世界而存在的教會:同行、聆聽與一同見證」(God''s Church for God''s World: walking, listening and witnessing together),來自165個國家和地區的聖公宗主教,都獲邀前往英國肯特郡的肯特大學參與會議,不過,由於新冠疫情影響,部分主教未能親赴英國,只能透過視像參與。

帶動信徒為基督改變世界

此時此刻,有許多事情,諸如世界和平、全球氣候變化危機,以及新冠和猴豆疫情大流行等等,都亟需要基督徒懇切祈禱。今次蘭柏會議的主要目的,也是希望普世聖公宗一眾主教,在聚首一堂省思他們的共同使命的時候,能聆聽彼此以至上帝的聲音,繼而呼籲其他信徒,因着基督的緣故,為世界帶來改變。

坎特伯里大主教、蘭柏會議、主教長會議與普世聖公宗諮議會(ACC),並稱普世聖公宗四大「合一支柱」(Instruments of Communion)。一直以來,蘭柏會議予人的印象,都是只有「現任」主教才能出席,因此之故,香港教省三位主教—陳謳明大主教、郭志丕主教與謝子和主教,固然需要飛赴英國與會,但不說不知,原來已經退休了一年半的鄺保羅榮休大主教,亦是今次蘭柏會議的與會者之一。

鄺保羅榮休大主教解釋,雖然一向只有「現任」主教才能參與蘭柏會議,但因為他現在仍是普世聖公宗諮議會(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ACC)主席,故此坎特伯里大主教也邀請他參與今次會議。他補充謂,蘭柏會議習慣上是由坎特伯里大主教召開,會議在甚麼時候召開、邀請甚麼人與主教們一同參加會議,都是由坎特伯里大主教決定。

普世聖公宗諮議會主席是四大「合一支柱」中的重要職分,坎特伯里大主教既然是另外三個「支柱」的首腦,因此,他會邀請諮議會主席與諮議會常備委員會成員一同參與蘭柏會議:「諮議會常備委員會的成員,有牧師、有平信徒,而主席也不一定是主教,因此,坎特伯里大主教邀請諮議會主席和常備委員會成員出席,既可以讓與會主教了解諮議會現時的狀況,也令蘭柏會議具備了非常完整的合一象徵。」

上屆蘭柏會議在2008年舉行,因此大家當初都認為,今屆會議會在2018年舉行,但鄺保羅榮休大主教稱,由於2018年剛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戰)結束100周年,坎特伯里大主教韋爾比考慮到很多歐洲國家都會在2018年舉辦大大小小的慶祝活動,因此他才決定將蘭柏會議定於2020年舉行;及至2020年又遇上新冠疫情,原本計劃押後到2021年,但因為疫情持續,坎特伯里大主教唯有再度將會議延期到今年。

主教須將蘭柏信息帶回教區

蘭柏會議既是普世聖公宗四大「合一支柱」之一,她的角色與重要性可謂不言而喻。到底蘭柏會議是如何將那份「彼此團契共融」的關係和信息,傳遞到不同教省、教區?鄺保羅榮休大主教指出,聖公宗是主教制的教會,整個蘭柏會議亦是以主教為中心;而普世聖公宗的幾百位主教,平時不可能經常相聚一起溝通交流,所以蘭柏會議是一個相當難得的機會,讓所有主教聚首一堂,因此,主教們應該要將會議上的決議(Resolution)、聆聽到的和曾經討論的,帶回自己所屬的教區、教省,思考這一切對他們有何意義和作用;同樣,主教們也要把自己所屬教區、教省的聲音帶到蘭柏會議,與其他主教交流分享。

不過鄺保羅榮休大主教強調,蘭柏會議並不是一個「議會」,會議雖有決議,但約束力卻是有限,所以蘭柏會議的決議,都是一些方向性的建議,但考慮到過往用「Resolution」(決議)這個字眼容易引起誤會爭拗,所以坎特伯里大主教今次就把「Resolution」改稱為「Lambeth Call」(蘭柏呼喚),但這樣的改動,就令保守的主教們相當不滿,覺得變相令蘭柏會議的重要性降格,因為「Resolution」(決議)感覺上相對較嚴肅認真、具決定性,而「Call」卻像只是隨意聊天。

鄺保羅榮休大主教認為,把「Resolution」變成「Call」,其實是坎特伯里大主教的一番苦心,他的用意是希望與會者多一點聆聽,然後把聆聽到的帶回教區、教省慢慢思考、了解和消化。但他慨嘆,不少保守的主教,就覺得坎特伯里大主教只是在避重就輕,有些主教更決定不參與蘭柏會議。

他又謂,眾所周知,同性戀議題始終影響着整個普世聖公宗:「1998年蘭柏會議通過1.10號〈人類兩性〉(Human Sexuality)的決議案後,一直令普世聖公宗陷入爭拗以至分裂。坎特伯里大主教其實不是要完全避開同性戀議題,他只是不想大家一味纏繞着這方面的議題,而不去兼顧其他話題。」

教會對世界問題不能視而不見

尼日利亞主教長杜古巴(Henry Chukwudum Ndukuba)、烏干達主教長卡深巴(Stephen Samuel Kaziimba)和盧旺達主教長姆班達(Laurent Mbanda),早前批評蘭柏會議錯置目標,重點關注環境、貧窮及經濟弱勢等周邊議題;但鄺保羅榮休大主教就認為,人類生活在上帝創造的世界裏,教會面對的問題,並不單單只有同性戀議題,人類還面對很多迫在眉睫的問題,例如氣候變化危機、人口販運、經濟衰退、天災、戰亂等等,這些都不是教會可以視而不見:「例如氣候變化,很多太平洋島國的土地正逐漸下沉,島上居民被迫撤離,島嶼最終被海水淹沒,這些都是攸關生死的問題!」

鄺保羅榮休大主教今次是第二次參與蘭柏會議,他直言自己是非常幸運。「很多主教、大主教,從當選到退休,都未必一定有機會參與蘭柏會議。2008年那一屆蘭柏會議,我才當上主教兩年便可以出席;到今屆,因遇上新冠疫情,由2020年延到2022年,已退休的我本來已經沒有機會參與,但因為普世聖公宗諮議會主席任期未滿,所以才有機會再去一次!」

聖公宗群體以關係連繫

他坦承,蘭柏會議的權威的確已經不及昔日,當前的世界都在反權威,無論是教會、社會都一樣:「現在是一個反權威的時代!」普世聖公宗沒有教宗,坎特伯里大主教只是「同眾之首」的精神領袖;教省與教省之間,沒有沿自中央、從上而下的法律規條。鄺保羅榮休大主教強調,維繫聖公宗群體最重要的是「關係」而非「規條」,然而,只依靠「關係」也是不妙:「若果有一個或幾個教省、教區堅持己見,不願意跟從共識,這個『關係』也就無法維繫。若果講『規條』,那又應以怎樣的標準運用規條,去『懲罰』某一個教省或教區呢?何況,整個聖公宗群體都是同一個家庭,家庭成員之間又豈能彼此『懲罰』,大家唯有學像浪子的慈父,耐心等待浪子回轉。」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421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