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2年6月19日
第2415期
 

八項提案兩案遭否決 總議會休會討論改善教省傳播平台策略

第九屆教省總議會於6月12至14日召開會議,議會主題為「優化公共牧民的使命」。由於本港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仍然反覆,總議會會議首度以視像形式在Zoom平台舉行。除了各委員會、議事會與註冊主任的工作報告以及休會討論外,今屆會議共有八條提案需要議決,總議會常備委員會與憲章規例專責委員會提出的六項提案均順利通過,但牧養專責委員會和香港島教區的提案就被否決。

常備委員會的提案,是要通過特別決議,認可總議會可以透過Zoom平台召開會議;而憲章規例專責委員會的五條提案,包括提案四修訂《規例》六有關「總議會會議」的條文;提案五修訂會議常規加入有關以電子方式舉行會議的條文;提案六為準備成立傳道教區修訂《憲章》與《規例》相關條文;提案七修訂《規例》廿六有關「牧區註冊教友」與「牧區議會會議」項目的部分條文,以及提案八修訂《規例》五。

牧養專責委員會的動議是提案二:「總議會議決由即日起生效,凡欲在本教省之教堂舉行婚姻聖禮或婚姻祝福禮之人士,必須接受教省或其所屬教區/傳道地區認可之婚姻輔導。」在討論提案前,原提案人將中文提案中的「婚姻輔導」修正為「婚前輔導」再進行討論。

負責解釋提案的潘靄君牧師指,委員會在2019年製作有關婚姻關顧的小冊子時曾進行調查並最近再跟進,發現2019年香港的離婚率為48%,而2020年澳門的離婚率亦有48%。離婚的原因主要牽涉夫婦溝通、感情基礎、對婚姻的理解、初為父母的溝通、跨境婚姻等等。委員會認為既然教會對教友的牧養亦實屬責無旁貸,而婚前輔導是步入婚姻的重要環節,於是委員會決定提出此提案。

婚前輔導應屬牧養教導

雖然有議員贊成提案,指「洗禮都要上洗禮班,那麼婚禮前要參加婚前輔導也是應該。」大多數議員亦認同提案的本意,惟不少發言的議員,要求釐清何為所屬教區或傳道地區認可的婚姻輔導、如何核實新人有否參加婚前輔導、有沒有時效性等;也有議員指出,新人選擇舉行婚姻祝福禮的原因更為複雜,難以劃一要求。而「即日起生效」亦實在強人所難。

有聖品議員表示對提案有保留,覺得婚前輔導也是一種牧養,不應該成為在教堂舉行婚禮的必要條件,更不應該成為規則,否則婚前輔導的價值和實質作用會被淡化。他傾向以鼓勵的態度和教導的方式,促使每對準新人參加婚前輔導,因為新人自我醒覺有此需要,總比以規例規範更加理想。

提案二最終以60票贊成、83票反對未獲通過。

至於香港島教區動議的提案三:「啟動程序修訂香港聖公會規例26條內有關牧區議會之周年選舉,由現時每年舉行,更改為每兩年舉行,而牧區議會議員的任期由一年改為兩年。」香港島教區總幹事劉永勤牧師解釋提案由來時表示,希望議員將重點放在牧區議會和牧區議員的職能及使命上,以及任期延長會否有助牧區及各部發展聖工。他強調,有關提案只是啟動程序,並非通過後就即時修改規例二十六。

一年選一次有助培養人才

發言的議員大多數對提案直接反對或表示保留。有議員指很多牧區都是藉着每年的牧區議會選舉,去審視註冊教友名單;而註冊教友名單同時用作確定教友的年資,以及是否具備獲提名成為教區議會或教省總議會議員的資格,所以不容忽視。有議員擔心,延長任期會對特選議員需要擔任15年牧區議員的資格要求有影響;也有議員擔憂修訂憲章規例的程序一旦啟動,就不能「返轉頭」。

此外,不少議員認為,每年進行選舉可以起到更新作用,有助培養教會人才,鼓勵教友投入事奉,對牧區發展有利。有議員坦言許多牧區都有教友移民海外,不少更是擔任牧區議員的資深教友,如果改成兩年任期,每次有部長出缺都需要重選也非易事,也會令教區教省更難掌握牧區的情況,認為反而應該培育更多教會領袖延續事工。

提案三最終以14票贊成、125票反對遭否決。

在休會討論部分,大主教首先以一段預錄片段,向議員解釋本屆議會為何要以「優化公共牧民的使命」為主題,希望議員思考如何改善教省、教區、牧區的公共平台策略。

教會也要顧念人間世情

大主教指出,耶穌呼召門徒群體將福音傳到地極,與世界同行,見證上帝與人同在的福音,因此教會不能只在四堵牆內自說自話,不問人間世情,只將教會視為挪亞方舟,或者救恩會所,便以為已完成上帝託付予教會的福傳與牧民責任。大主教直言,這其實是故步自封,滿足於信仰的安舒區,忘記了耶穌基督的教導。事實上,聖公會的牧區制度,已說明了聖公會的教會觀—牧區聖堂並不單是為那聖堂的教友而設,而是要在身處的社區當中,有相應的「公共牧民責任」。

大主教謂,香港聖公會一直透過教育與社會服務,為社區民眾提供不少服務,縱然在今天這個網絡年代,牧養社群的心懷仍沒有改變,依然以不同方法去服務社群,與世界同在,一起見證上帝。需要隨着急劇轉變的時代與處境作出例如在過去兩年多的新冠疫情下,主日崇拜、團契、培育事工、在社區舉行的活動等等,因為防疫限聚措施,都要由現場舉行,被迫轉變為在網上平台進行。

但有危就有機。大主教認為,雖然大家無法享受以往面對面、親切的團契生活,但在這非常時期,各牧區致力開展網上平台,除了藉此繼續關顧牧區內的信徒外,亦可聯繫上移居海外甚至長期沒有來往的信徒。他認為,善用網上技術,用普羅大眾熟悉的媒介連結信徒,亦未嘗不是疫情為教會帶來的小確幸。

所謂「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大主教又特別委派范晋豪座堂主任牧師,向其他教會負責傳訊事務的單位取經,了解他們的事工規模、組織與結構,研究香港聖公會可以從中借鑒的地方。范牧師亦藉一段預錄片段,分析了教省傳統媒體及網絡平台的使用狀況。

范牧師謂,審視過教省轄下各教區、牧區、服務單位如何運用公共平台發放與接收信息後,他嘗試進一步探討了教省運用傳統媒體與網絡平台所需要達致的成果;另外,他也比較了香港基督新教不同宗派,以及天主教香港教區如何運用傳統媒體與網絡平台。

善用媒體有助建立形象

范牧師認為,教會運用傳統的媒體和網絡平台有四種功能,首先就是建立教會的公共形象。教會每一次向公眾發放資訊,都會在受眾當中產生一定感覺,長久以後,就會在受眾中累積成固定的正面或負面形象。善用媒體,恰當地發放教會的使命信息,便有助教會建立理想的公共形象;第二,是履行牧養與福傳的使命。牧者要透過傳統媒體或是網絡方式等不同模式,加強教友信仰的意識,並用更多公共平台,接觸社區裏未信或者是有需要的坊眾;第三,是提供接觸渠道。因此使用的媒體一定要普及與切合時代,才能達到接觸的目的,令教會可以接觸教友與公共空間中的普羅大眾。

溝通失效形成資訊黑洞

至於第四種功能,范牧師認為是促進資訊有效發放與交流。他指出,大型機構的弊病,在於「下情不能上達」,或者「上情不能下達」,組織之間、點與點之間,出現資訊流失的黑洞,令資訊既不能有效發放,各單位也不能夠有效反映自己的意見。因此,若能優化對話的媒體和平台,就有助解決不必要的誤解,也確保了資訊的流通。

當晚與會議員分成16組進行討論,討論項目包括:(一)你覺得聖公會普遍給人一個甚麼樣的公眾形象呢?為甚麼呢?你滿意嗎?可以如何保持或改善這個形象呢?(二)《教聲》跟各教會報章的比較中,給你甚麼啟發?《教聲》作為聖公會傳統的媒體,你認為可以如何優化呢?(三)天主教傳播事務委員會的組織及工作模式,有沒有我們可以借鏡的地方?如果我們要發展香港聖公會教省的傳播事工,我們應如何開展比較合乎我們的實況呢?

大主教欣賞議員議事質素

大主教在會議尾聲致謝辭時重申,今屆總議會會議是一個非常「不一樣」的議會,除了舉行形式之外,議員的議事質素亦相當高,無論是對提案的意見表達,又或是休會討論期間的的分組分享,都相當切中要點。

對於有提案未獲通過,大主教認為十分正常;對於牧養專責委員會提出,要教友須先經過認可婚前輔導才能在聖堂舉行婚禮前的提案不獲通過,他指出,委員會提案的理念精神其實相當值得欣賞,因為一對基督徒新人要在聖堂舉行婚禮,教會並非只是留意他們的婚禮安排,而是要關注他們未來的婚姻是否幸福。大主教期盼牧養專責委員會日後能夠提供更多材料予一眾牧者,讓他們有更豐富的婚輔資源。

至於延長牧區議員任期的提案,大主教謂,提案雖然未獲通過,但就帶出一個正面信息,就是牧區議會是有延續性的,無論是四年選一次、兩年選一次、一年選一次,教會的事工都是承先啟後的,不會因為議會轉了一批人,就會全部被推翻重來;因為教會的使命是千秋萬載,現在、過去都在推動的聖工,未來同樣會繼續,而且是會交予下一代人去接棒。大主教又稱,休會討論的結果,會在整理後交常備委員會討論,並作必要的跟進。

(© 教聲/ ECHO)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415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