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2年5月1日
第2408期
 

同事確診人手緊 兒童染疫困家舍 聖基道跨過三月無大爆發

在今年二、三月新冠病毒第五波疫情高峰期,本港許多社福機構都面對嚴峻挑戰,正當大家都將注意力放在安老院舍的院友和職員確診數字急升、院舍要閉環管理、人手極度不足時,另一邊廂,專門處理因家庭問題需暫時離開家庭的兒童及青少年,為他們提供兒童之家(家舍)住宿照顧服務的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也同樣面對着他們的難題。

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總幹事陳王麗芬表示,聖基道在3月26日曾進行統計,當時共有47位同事染疫,而兒童之家就有22個小朋友確診;寄養服務方面就有18個家庭有成員確診,以及有9個在寄養家庭的小朋友確診,幸全部都不是嚴重個案,無人需要住院。她續指,3月26日之後其實仍有同事和小朋友確診,但人數已大為減少,所有確診的同事已經康復返回工作崗位,小朋友亦已經完成居家隔離。

陳太感恩現時情況已回復穩定,但回想三月時的確非常嚴峻,陸續有同事確診,加上當時的防疫政策要求密切接觸者都要隔離7至14日,很多同事因此未能上班,令人手相當缺乏。前線人手不足,後方的行政部門亦要每日留意疫情發展,就政府最新的防疫政策更新服務指引,上上下下每個同事都感到非常吃力。

「就兒童之家而言,我們通常是以地區或屋邨為一個單位,每一個單位之下有三個兒童之家,由10位同事輪流當值。在疫症最嚴峻時,有單位10位同事中就有8位不是因為確診,就是成了密切接觸者需要隔離而未能上班,只得兩個同事照顧三間兒童之家,於是要從其他單位調配人手支援。」陳太表示,當時同事們都非常緊張,亦很擔憂。

除了職員確診,另一大挑戰,就是兒童之家有兒童染疫。陳太指,雖然有按機制向衛生防護中心呈報個案,但因為政府無特別為兒童之家的情況作出安排,他們亦和許多市民一樣無法打通支援熱線,患病的兒童只好留在家舍隔離。

「一個兒童之家通常有兩間睡房,我們盡量安排同性別的確診兒童,集中在同一間睡房隔離,其他兒童就按性別及人數而定,暫時使用另一睡房、在客廳或其他空間休息睡覺。如果是兩個不同性別的小朋友確診就比較棘手,因為睡房都給他們用作隔離,其餘小朋友只可在其他地方休息。」

遇到兒童之家有確診個案,當值的同事都會十分緊張和擔心,因為既要照顧確診病童,但又擔心自己受感染或傳染其他人造成家舍爆發,所以無論送食物、探熱等都格外小心。
「家舍裏面根本無足夠的隔離設施,能夠做的都盡做,例如確診病童只可用某一格廁所,每次用完廁所浴室都要消毒等等。」感恩的是,那22個確診兒童是分布在不同家舍之中,同一家舍同一時間,最多是2至3人確診,未見出現疫症爆發。

陳太指出,以往有兒童患病,兒童之家「家長」一定會帶他們看醫生,但疫情下私家醫生不受理確診者,幸好有本身是兒科專科醫生的聖基道兒童院顧問醫生協助,在照顧病童、藥物使用、居家隔離安排等各方面給予專業意見,又幫助購買需用的藥物和血氧儀等基本的醫療器材,這些支援亦讓同事感到安心。

不過,即使兒童之家無人染疫,但單是一屋6至8個不同班級的兒童到少年一同網課,這場面都相當震撼。以往回學校上課的日子,「家長」可以趁小朋友上課的時間跟社工開會、撰寫報告,處理家務或者稍作休息,現在連這丁點時間也沒有,而且上網課期間遇到任何問題,「家長」都要第一時間處理,加上在上課時間以外也要安排不同的活動、遊戲給他們,可以想像這實在是非一般的忙碌。

為了讓家舍的「家長」不致忙到「虛脫」,聖基道都提供額外的人手給予協助;此外,如果小朋友本身的家庭情況許可,也會讓小朋友回家「度假」的時間長一點,既減低染疫的風險,也減輕家舍的壓力。

至於其他服務,例如以跨專業團隊提供一站式關顧兒童全人成長的服務的「健苗軒」、為低收入家庭及新來港人士提供課餘託管、學業支援、社群發展、義工服務及家庭支援的「同心牽」,都有不少活動因為無法實體進行而需要取消,其餘的則改為網上進行,包括一些兒童學習或能力評估、專業訓練及輔導服務。陳太表示,那些有情緒問題、發展障礙、學校適應困難、讀寫困難的兒童個案,是需要持續跟進,所以即使有所限制,但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特殊幼兒工作員及註冊社工都盡量透過視像,跟進和了解兒童的最新狀況,提供專業意見和指導。

陳太表示,這段時間縱然面對許多困難,但看到聖基道的同事對機構非常忠心,同事間互相信任、彼此分擔支持,團結一致守護住各個單位,而管理層亦不停想辦法支援前線員工的需要,都令她非常感動和感恩。她盼望疫情早日過去,讓同事們有喘息的時間,回復正常生活,跟同事見面時可以除下口罩閒話家常。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408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