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1年2月14日
第2345期
 

《門徒:歸回屬靈生命的初心》—我們和初心的距離

(宗教教育中心編輯)

「初心」兩字近年一直迴盪於香港社會,若將「初心」放諸門徒和教會身上,我們又有否守住,抑或已經遺忘?上主對我們不離不棄,我們對上主又是否莫失莫忘?

《門徒:歸回屬靈生命的初心》作者羅雲.威廉斯(Rowan Williams)開首第一句就忠告讀者,不要妄想讀畢此書就可以了解基督徒的責任。成為門徒,不只是關乎我們信仰的內容,單單在教會出沒不會使你成為一個門徒,更是關乎我們如何生活,生活中如何作出決定。

羅雲.威廉斯是前任坎特伯里大主教,是英國教會,乃至全球聖公宗的領袖,他指出,「成為門徒」(being disciples)的兩個意思:我們個人在基督裏所做、所思、所言、所行;教會作為門徒的群體又是否為世界帶來期待和真光。我們常用到「負起我們的軛」、「背起十架」及「跟隨主道」等字眼來形容門徒,威廉斯指出,這些說法和理解都符合福音書的教導,但就某程度上反映我們做門徒缺少了由衷的意願和期待。當門徒不自覺地失去「那希望與主同在的渴望」,教會也漸漸不再令人期待和羨慕。

信、望、愛是門徒不可或缺的三種生命素質,《門徒》最精采也最令人扎心的內容,就是說明今日的門徒和教會跟信、望、愛的距離。門徒的成長就是展開由理解(understanding)到「信」的旅程、由記憶(memory)到「望」的旅程,以及由意願(will)到「愛」的旅程。

人們常說「知識改變命運」、「知識就是力量」,但實際上今天是一個不尊重知識的世界。教育只是為了建構更有競爭力的經濟體系,知識淪為一種工具,無法令心靈得以豐富和開拓。今天也是一個人們連對理性都失去信心的世代,宗教和科學都共同面對「甚麼是真」、「甚麼是理」的挑戰和質疑。

威廉斯指出,在理解力混亂迷失的今天,「信」不是一套系統,更不是所有問題的答案,而是簡簡單單的「信靠關係」。在一個他者的臨在中學習心存信靠,相信這個他者不會改變,也不會離開。你今天是「信」上帝,還是「信靠」上帝?

當今社會瀰漫各種身分危機,在愈發難以建立終身固定關係的文化裏,還有沒有甚麼能把理智與心靈中一些離離合合的經驗連貫起來?「我還是過去的那個我嗎?」作者指出盼望並不只是一個關於未來的願景,亦是一份信心,相信一位不離不棄者在凝視你、見證你,將你如同支離破碎的碎片由一條線連貫起來,叫我在「未知的事上」存在盼望。

我們的文化高舉選擇權,我選這個,不揀那個,但其實分別不大,始終無法觸摸最深層的渴望或意願。威廉斯提醒我們,不要總是聲稱要有一個「標竿人生」,但到頭來卻發現,原來只是讓自己「製造更激進的方式來自我肯定」,我們還是無法得着使自己成為自己的自由。原來那不離不棄、可靠、不以選擇為依歸的臨在就是「愛」。我們被看見,被知道,被緊扣;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被歡迎及接納。

只有歸回與上主的關係裏,我們才能在信中明白,在盼望中連結,並在愛中找到自己真正的渴求。

威廉斯在《門徒》第五章探討了當代信徒最關注的社會裏的信仰問題:在現代民主社會中,作主門徒有甚麼意義呢?他提醒讀者,在基督教的願景中,你不會看見任何一個宗教權威壓倒性消滅個人的選擇。作者指出,今天的門徒和教會,就是要在理性不再受重視的世界,建立一個道德社會,我們要歸回重視人類尊嚴,而且確信人與人互相依存。與其靜態地說每個人都有尊嚴,不如說基督教的願景其實充滿動力,每個人都正在參與及建立另一個人的生命與尊嚴。

《門徒》不會給你簡單的信仰答案,但可以幫助你洞悉「我和屬靈生命初心的距離」。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345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