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0年11月8日
第2331期
 

香港聖公會多元文化外展服務隊 少數族裔同工 助同鄉融入社區

元朗朗屏邨商場的香港聖公會多元文化外展服務隊辦事處,裏面有一張又一張來自五湖四海的臉孔,這班同工的服務對象,是散居在元朗、沙田、北區、葵青等區域的多元文化社群,目標之一,就是協助他們盡快融入社區、享用主流福利服務。

三名分別來自巴基斯坦、印度和尼泊爾的同工,會為讀者訴說自己的故事,分享他們對融入社區的看法,以及在工作上如何協助其他「鄉里」。

一段奇妙旅程

擁有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的尼泊爾同工Marina,在今年3月加入服務隊擔任助理程序幹事。她曾在聖公會聖約瑟堂暨社會服務中心工作,回顧自己移居香港和在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服務的經歷,她坦言是「一段奇妙旅程。」

Marina八年前來港,由於不諳廣東話,難以在本地銀行找到管理層工作:「過去的工作經驗全部派不上用場,真的很沮喪。後來看到『聖約瑟』聘請項目主任就應徵,一待就是六年。」

Marina十分感謝聖公會聖約瑟堂暨社會服務中心當時願意接納她:「中心上下都願意接納、包容、教導我這個新來者,又給予我機會。那時真的甚麼都不懂,既不是相關專業又不懂廣東話,回想起來,真是十分感激。」她認為,如果社會有更多像福利協會的機構願意接納、花時間和資源栽培多元文化社群,一定有助他們適應及融入社會。

從受助者變為助人者,Marina還分享了她最有滿足感的工作經驗:「曾協助九個新來港的多元文化背景學生,最初她們因適應問題而缺乏自信、又追不上學習。我鼓勵她們組隊跳舞,過程中她們變得更加積極,也獲得了友情、歸屬感,其中一人現在已到了美國留學。」

多行一步協助同鄉融入社區

來自印度的Kopal,數年前隨丈夫到港,原本在印度最大汽車公司Tata Motors擔任機械工程師的她,因希望改進社會而決心加入社服機構,在服務隊擔任助理程序幹事正好是她的第一份相關工作。

Kopal在服務隊最深刻的工作經歷,就是在沙田禾輋進行外展工作時,發現不少同鄉除了語言問題外,他們的教育水平不高,甚或未受過教育,成為妨礙他們融入社會、使用主流福利服務的主因:「缺乏教育,令一些多元文化背景人士,根本沒有主動向社服機構求助的觀念。即使收到社工用烏都語、印地語、尼泊爾語印製的單張,他們也不懂得閱讀,試問服機構又如何介入呢?」Kopal因此決定做多一點,除了以語音訊息發放服務隊的最新資訊息外,逢周三晚上還會與同工到禾輋邨內的公園「打躉」,希望與邨內多元文化社群建立好關係,也希望了解對方有甚麼地方需要協助。「曾遇到一位同鄉,大家熟絡後對方才透露自己有抑鬱症,家庭也面對沉重經濟困難,於是我立即轉介社工跟進和家訪,及時幫助她。」

最緊要主動嘗試

巴基斯坦青年Khan Mubashir來港5年、目前正修讀生物科學課程。為人樂觀充滿正能量的他坦言,應徵服務隊的兼職程序助理時,根本沒想過會受聘:「我沒有相關學歷及經驗,又不懂廣東話,當初真的完全沒有信心。」憑着出色的表現及良好的社區人脈,Khan在面試中突圍而出,現時在中心主要負責應對查詢、管理社交平台、籌辦活動等。

Khan認為,政府協助多元文化社群融入社區的支援固然有改善空間,但多元文化背景人士也應更加主動:「我除了會做兼職,也會做義工、到球場與本地人踢波,我相信只有在社區表現得更加投入、活躍,勇敢嘗試,大家才能更快在香港落地生根。這份兼職的確與我的學位不太相干。但我很喜歡在中心工作,喜歡看到不同背景的人,齊心協力共同完成目標,或者我將來會成為一個社工吧?」

感恩一班充滿使命感的同工

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服務總監馬浩坤認為,要協助多元文化社群融入社區,單靠舉辦活動等相對被動的做法並不足夠。「因語言關係,他們難以知道如何向社區的甚麼機構求助、有甚麼活動可以參加,所以我們一定要主動落區,將資源帶進社區,才能有幫助到他們。」

馬浩坤稱,要得到多元文化社群的信任並建立關係,往往是靠同事而不是機構的服務或活動本身,所以多元文化背景同工扮演了重要角色,同聲同氣,才會令服務對象願意說出困難及需要。「他們認得同工,有需要時才會記得找我們,或介紹其他多元文化背景人士向服務隊求助。」服務隊現時有逾半成員是多元文化背景人士,馬浩坤謂:「這些同事很珍惜現時工作,對自己的職責很上心。雖然他們未必是社工專業出身,但不約而同有很強的使命感,希望幫助更多多元文化社群。」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331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