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0年10月4日
第2326期
 

2020關懷主日專輯:醫治

(教省社會服務專責委員會)

 

難忘的一年

教省社會服務專責委員會主席 賴錦璋 

 

過去一年是非常難忘的一年,誰會想到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會發生連串激烈的社會運動,以致家庭與人際關係,因不同見解而變得疏離、甚至撕裂。今年初,新型肺炎疫情更將香港帶到另一個困境。

因着社會運動及疫情,市民大部分時間都因交通受阻或避疫而躲在家裏,人與人的接觸因而減少;電視不斷播出衝突畫面、不斷更新新型肺炎確診數字,每個人心裏都會感到困擾、不安與無助。身為基督徒,我們必須堅定信靠上帝,互相扶持、代禱,深信活在上帝的愛裏,就能平靜生命中的驚濤駭浪,烏雲散後有陽光,上帝必使我們的心靈得醫治。

今天為每年一度的關懷主日,教省社會服務專責委員會以「醫治」為主題,由牧者、教育工作者與社會工作者撰寫文章,分享這段期間的體悟,期盼望大家得着治愈。

 

-------------------------------------------------------------------------


身心靈的醫治

聖公會白約翰會督中學校長 王力克

 

2019開始,香港社會面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爭議,陸續承受了多次史無前例的暴力事件,究其肇因,人言人殊,但廣大市民及各行各業已共同經歷怵目驚心的抗爭與破壞,嚴重影響工作與生活。出人意料,到了2020年,新型肺炎疫情瞬間走上世界的政治舞台,嚴峻的疫情癱瘓國際社會的經濟活動,但又帶來嶄新的國際政治走向。截至今年8月下旬,保守估計全球確診人數超過二千四百多萬,康復者可能面對永久性的傷害,病逝者超過八十多萬,驟然喪失親友使人無奈、哀痛!

如果唐代韓愈表述的「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是當時的教育使命,今天筆者作為聖公會教育機構的負責人,因應過去接近兩年的經歷,深深體會需要重新反思及履行我們當代基督教教育的使命,就是培育學生成為良善、忠心及有見識的時代青年。

傳道,不再單單是指傳達儒家道統「修身、齊家、治國及平天下」之道,又或是《道德經》提及的社會或自然規律,而是幫助學生醒覺在世的道理,都是唯心的人意選擇,即使是卓越的思想或價值體系,仍然不能抽離扭曲人性的解讀、傾向,個人利益、黨派優勢或國家的霸權,皆成為衡量對錯的選擇指標,可以視人命如草芥,棄誠信如敝屣(意為破舊的鞋,喻沒有價值的東西)。

基督教的教育使命應啟發學生的心靈,培育學生的共善胸懷(common good),肯定人的價值,尊重人與人之間的差異,理解包容,求同存異,實踐以善勝惡的道德精神。學校在面對學生選擇罷課時,家長與老師皆曾感到壓力與擔心,但並非以強制方式扼殺子女或學生的表達,乃是循循善誘,期望輔導年青人保持願意溝通的態度,聆聽得失利害,在沒有違法、不損害自身安全及尊重他人選擇的情況下,作出承擔後果的知情決定。即使結果未必是某些人心中的最好(the best),但教育往往在照顧學生成長的過程中,有時難免需要接受次惡的權宜選擇(the lesser evil)。

盼望是彼此相愛的動力

良善,是釋放自由的鑰匙;互信,是彼此相愛的基礎。

授業,不再只是傳授專業知識,而是透過師生互動及持分者之間的生命連結,促使學生發揮上帝置於人類良知中的誠信(trustworthiness),回應上帝創造與看顧的信實(faithfulness),承擔個人獨特的人生使命。人類傳承解難與創造的天賦,發展促進經濟與便利生活的科技與發明,但更需要忠誠地履行管理的角色,善用知識祝福世界,締造和平。政治動盪與病毒肆虐期間,老師履行代父母的角色(loco parentis),既要照顧學生的學習進度,同時維護學生的人身安全與精神健康;醫護人員堅持救病扶危的角色,面對致命病毒的風險,暫別摯愛家人,共同努力醫治新型肺炎患者;良心商人實踐睦鄰互惠的角色,有免費贈送食物或生活物資,有提供折扣優惠,各適其適。197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蘭修女在發表獲獎感言時設問:「我們能為促進世界和平做些甚麼呢?」她隨後答道:「回到家裏,愛你的家人。」盼望我們在生活中的選擇,能見證我們對上帝的忠誠,對親人鄰舍的忠義。

忠心,是相信上帝的態度;盼望,是彼此相愛的動力。

解惑,不再純粹解決學習或今生的疑惑,而是啟發學生洞悉存活(survival)、成功(success)與意義(significance)的生命層次,爭取學習與貢獻的機會,生活中取捨有度。在共存中分享獨有,在成功中分享所有,在缺乏中分享共有,朝向上帝已啟示的未來,迎向完成今生使命的永生國度,能與今生未解的疑惑共存,樂意與困惑者同行,即使只是一杯涼水,溫暖入懷,友愛相隨。

見識,是取捨解惑的能力;仁愛,是彼此相愛的底蘊。

無論處境如何,我們都相信上帝應許的啟示不變,我們相信彼此相愛的使命不變!
 


-------------------------------------------------------------------------

 

從聖經看醫治、健全與復和

聖雅各堂主任牧師 梁秀珊

 

健康與健全

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對健康的定義,不僅是指沒有疾病或殘障,而是一個人在身體、精神和社會生活上健康的狀態。在基督徒的信仰中,健康的人生還加上屬靈層面的意義,即人與上帝、自己和環境有健全的關係。

舊約與醫治

聖經中提及醫治有85段經文,而在舊約聖經中,背景是以色列人與上帝立約,因此他們看人生順逆、疾病與健康均與立約有關,先知提出的平安(Salom),包括健康及悔改之意,雖然不是每一種病與人的罪有關,但他們常把患病歸咎於自己的罪或邪靈影響。「城內居民必不說,我病了,其中居住的百姓,罪孽都赦免了。」(以賽亞書三十三章24節)

上帝的誡命也帶來醫治力量及以色列人相信醫治是出於耶和華,「他說:『你若留心聽從耶和華-你上帝的話,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側耳聽我的誡令,遵守我一切的律例,我就不將所加於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為我是醫治你的耶和華。』」(出埃及記十五章26節)
醫治也包括被寬恕和拯救「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被壓傷。因他受的懲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五十三章5節)

耶穌與醫治

新約中有很多耶穌治病的記載,還把治病、罪得赦免及天國常連在一起。「他的名聲傳遍了敘利亞。那裏的人把一切病人,就是有各樣疾病和疼痛的、被鬼附的、癲癇的、癱瘓的,都帶了來,耶穌就治好了他們。」(馬太福音四章24節),「要邊走邊傳,說『天國近了』。要醫治病人,使死人復活,使痲瘋病人潔淨,把鬼趕出去。你們白白地得來,也要白白地給人。」(馬太福音十章7-8節),耶穌治愈病人的神蹟是應驗舊約先知的預言,即他是上主之僕人,是彌賽亞,展開上帝國度,建立人間的工程。

教會與醫治

在新約聖經中我們還看見另一種教會的工作。「你們中間若有人病了,他該請教會的長老們來為他禱告,奉主的名為他抹油。出於信心的祈禱必能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雅各書五章14-15節)。長老代表教會為病人禱告、治病及赦罪,這種工作至今仍在教會中見到,透過禱告、按手及塗油去醫治,邀請聖靈在我們中間醫治。

醫治與復和

如果我們看健康是指全人的身、心、靈及在社會的健康狀態,醫生可以醫治身體和心理的疾病,但不會處理罪惡及人的問題。今天我們需要的是甚麼?以往,疾病是一個醫學的課題,但今天我們看見它緊緊連結在人的行為與生活中;而人的生活不正常及不平衡,常常衍生疾病。人的問題與疾病,是因是果很難分辨,在面對疾病或困境的時候,人的價值在那裏?如果上帝是我們信靠的主,我們是否願意過一種和平的生活,在疾病中彼此關愛及支援;在分歧中彼此寛恕及復和。耶穌所關心的,不止是人的疾病得醫治,他清楚地指出人要與上帝建立復和的關係,我們就學習活出與他人復和的生活方式,有了這種復和的生命,疾病與破碎的關係就有出路。

沒有健康但有健全的人生

使徒保羅和一些信徒都是身患疾病,但卻以生命作見證的,「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太高深,就過於高抬自己,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身上,就是撒但的差役來折磨我,免得我過於高抬自己。為了這事,我曾三次求主使這根刺離開我。他對我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耀自己的軟弱,好使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十二章7-9節),這對我們又有甚麼啟示呢?

多年前,有一天我致電我的老師,告訴他我剛完成一篇論文,希望給他評論一下,他以平常的口吻告訴我,他恐怕沒有時間去看,因為他剛確診鼻咽癌!我拿着電話呆着不知如何應對,老師的生活十分健康,那一刻我完全不明白此病何來。往後的日子,他如常作神學寫作,在最後的一段時間,他由倫敦乘火車到愛丁堡,在車上寫了最後十多篇文章,到達愛丁堡醫院時就昏倒在門前,之後至離世也沒有醒轉過來。老師去世固然令人難過,但我看見一個令人感動的生命,是與主緊緊連在一起,身體健康問題並不妨礙他生存的目標,就是要事奉及見證上帝。或許,我們都曾經歷疾病,甚至失去健康;我們亦因社會種種問題,而與親友關係破裂,然而上帝從來都是我們身心靈的醫治者及守護者,上帝會醫治我們及修補我們生命中的缺口與傷痕。我們有信心倚靠他去走過我們健全的人生嗎?


-------------------------------------------------------------------------

 

讓我們成為彼此的花婆婆

 

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服務總監 譚芷筠

執筆之際,正值第三波疫情爆發。我如常上班,在巴士上,翻開了朋友送我的繪本。故事的主角花婆婆,在她小時候曾經答應過爺爺,要做一件讓世界變得更美麗的事,她心裏總是記掛着這個承諾,直到她現在已一把年紀了。後來,有一年的春天,她發現山坡上開滿了一大片又藍又紫,非常漂亮的魯冰花,她終於想到該如何兌現承諾了。整個夏天,她在口袋裏裝滿了花的種子,無論她走到哪,都撒下一把種,撒在山邊小路、小溪邊及教堂旁邊。到了翌年的春天,那些地方幾乎同一時間開花了,漫山遍野,色彩繽紛,花香處處⋯⋯當我仍陶醉在繪本那一片色彩艶麗的花田時,巴士已經到達總站了。

愛,激活創意

回到辦公室,看到一位同事,她佩戴的口罩印有星河圖案,很漂亮。我一眼便認出來,那是福利協會轄下一個單位製作的。為回應疫情初期市面口罩難求,該單位組織了地區上的一班婦女縫製布口罩,更推動「以愛換罩」,鼓勵社區人士捐出即棄口罩換取布口罩,並把籌募所得的口罩送給區內有需要人士。這計劃甚具意義,我也有支持,更把布口罩送給了媽媽,給她一份保障。一個布口罩,背後包含了對社會需要的敏銳,對有需要人士的關懷。愛,激活了創意。

關懷和愛的循環

坐下來開始一天的工作,我望望貼在案頭的一個信封。信封面寫着:「譚姑娘,希望可以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疫情之初,我在朋友圈募捐口罩送給基層家庭,一位任職臨床心理學家的朋友聯絡我,她有一個個案,案主是一名中學生,想上樓向獨居長者派發口罩,但案主爸媽擔心,拒絕了女兒,女兒很失望。朋友剛好收到我的信息,她建議這位中學生把口罩寄給我。這數個口罩,讓我反思了「施」與「受」。這位中學生捐出口罩,感到滿足。一位當清潔工人的爸爸,他戴上有心人捐贈的口罩,感到安心; 他透過清潔的工作回饋社會。一位領取綜援的媽媽,外出買菜時戴上口罩以防感染,保護家人。我們派發的每一個口罩,不只是施與受,而是一個關懷和愛的循環。每一個人都有能力「施」,每一個人也配得上接「受」愛。

身同感受,急他人所急

忙了一整個上午,下午到學校和同事開會。談及疫情期間的支援工作,同事這兩、三天打了過百個電話,關心由班主任轉介而來的家庭。碰巧當天有一位家長前來學校領取心意行動「抗疫緊急援助」的現金券,我順道和這位家長聊了一會。她一家三口住在劏房,因為疫情,丈夫工作受到影響,生活捉襟見肘。她還說這陣子人與人之間疏離感很大,這份援助金,讓她感受到被關懷。現金券的背後,是同事在限制下努力發掘服務對象的需要,更展現一份急他人所急的堅持。

多行一步,傳送愛與信

和同事聊着,一下子已接近黃昏,離校之際,收到一位同事轉寄家長的信息:「謝謝你任何事情都想起我,在這非常時期,你的關心,令我加添信心。」之前亦有同事在上門送家長口罩時,家長託他把自製的消毒搓手液轉交其他有需要的人。同事們的多行一步,能觸動人心,讓愛川流不息。

疫情每天都在變,影響社會民生。市民不單面對病毒的威脅,疫情所衍生的經濟及家庭照顧等問題,更令人心感疲憊。我作為社會服務的同工,着實感到自己的使命與責任。我們派發的每一個口罩,填寫的每一個援助申請,回應服務對象的生活所需,更撫慰着他們的心靈。回家路上,我看見彩虹,更想起了花婆婆。花婆婆撒下種子,花開遍野;我們在心田播下愛,傳播關懷與信心。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醫治心靈的能力,讓我們成為彼此的花婆婆,在彼此的心中撒下信望愛的種子,讓世界變得更美麗。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326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