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14年11月23日
第2020期
基督君王主日(將臨期前主日)
 

離開青山走入東九龍 郭志丕牧師靜聽上帝微聲

今天(11月23日)將被祝聖為主教的郭志丕法政牧師,在人前經常戲謔自己來自「青山」。的確,他廿六年來一直見證着青山聖彼得堂的發展。從未有調任的他,一調便成為東九龍教區主教,當中要面對很大的轉變,但他深信上帝的旨意是美好的,一切總有上帝的愛和恩典在當中。

【本報訊】郭志丕法政牧師早前接受本報訪問,分享了他對主教職分的看法、東九龍教區的發展、還有與東九龍教區的淵源和成長的點滴。

這趟東九龍教區第二任教區主教的誕生過程一點都不容易,教區議會在兩年間舉行過三次特別會議進行選舉,直至第三次才選出新任主教,許多教友都私下討論,擔心過程中令教區議員間的關係受影響,三次選舉都成為候選人的郭牧師更是百般滋味。

記得郭牧師曾說:「如果上帝要我一生去做主教候選人,我也願意。」他坦言會順服於上帝的旨意,但這次選舉過程漫長,當中夾雜了許多人的說話,也有很多猜測,令到他們幾位候選人感到不舒服,好像給大家評分一樣。其實,無論是西九龍教區主教候選人、東九龍教區主教候選人,還是成為當選主教,郭牧師一直不覺得做主教等於升職,更不認為當主教的榮耀會比當牧師大。
「因為基督教所相信的榮耀,就是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犧牲自己成全上帝的旨意。所以當選主教絕對算不得甚麼榮耀,而選主教的過程更加不應有成敗得失的想法。」他深信關於牧職的一切皆是聖靈的工作,故此他唯一的回應就是:「我在這裏,請差遣我!」

發掘東九教區的異象

郭牧師在英國唸完神學回港後,1988年按立為會吏,1989年按立為牧師。由按立會吏開始,就被委派到青山聖彼得堂侍奉,一做便26年。雖然母堂是慈光堂,但按牧之後鮮有參與東九龍的事工,郭牧師承認對東九的教友和教區事工都比較陌生。過去幾個月他有一份額外的功課,就是「認人」:「我下載了許多相片,希望從教區議員、牧區議員、學校校長、社服單位負責人開始認識大家!」

當選後不斷有人問他對東九有甚麼遠象。他謂,遠象是來自上帝,上帝對東九早有計劃,作為主教,他相信上帝托付給他的使命,就是去安靜和聆聽上帝的微聲,尋索並將上帝對東九的遠象呈現出來,讓整個東九龍教區的教友都有共同遠象,然後一起竭盡所能一步一步去完成。
對於主教職分的看法,郭牧師認為主教的職分帶有普世性,縱向承傳着使徒的歷史傳統,橫向則是跨越教區,有合而為一的心,與其他教區互相配合,一起關心教省甚至普世教會的需要。

自己「渣」更顯上帝「勁」  

「我會『以終為始』來看自己的牧職,因為人生是短暫的,上帝會給每個人一個目標,所以我會問自己,15年後退休時會帶給東九龍一個怎樣的光景?」郭牧師盼望15年後的自己和教友都能找到並完成上帝給東九的獨特使命。

「因為自己的軟弱才能顯出上帝的剛強。即使是十二使徒也有許多不足,我都會遇到許多困難和限制,所以要依靠上帝,也需要牧者和教友的支持,互相效力。將來最希望聽到教友說『郭志丕咁渣都搞得掂,上帝真係勁!』」牧者能夠認識自己的欠缺而依靠上帝,讓人看出上帝豐富的恩典和大能,將榮耀歸給上帝,這才是真正的柔和謙卑。

郭牧師表示,上帝對每個人都有他的計劃在當中:「徐主教過去十分重視學校的福音工作,他在堂校合作方面做了許多功夫,將學校和教會的關係拉得很近,很值得欣賞。他做到的事不等於我都做得到!」他強調,他接任東九主教後,會在徐主教過去的工作基礎上尋索方向和遠象,然後將事工成全。

郭牧師說,上帝看主教,應該有忠心良善的本質,縱然經過一次又一次失敗,即使已經焦頭爛額傷痕累累,都不會減少對上帝的愛,仍然能堅持完成上帝托付的工作,這才是成功。

上任之後……

郭牧師在上任後,會用較多時間讓牧師在牧師會上分享他們侍奉的困難,彼此互相扶持鼓勵,在愛裏面一起成長。其次,他希望可以跨越語言的限制,增加翻譯,讓不同語言的牧師都能在牧師會暢所欲言。他又希望牧師將來多些退修,讓彼此共負一軛,心靈得到滋養,回到牧養群體服侍時更加得力。

在教友方面,他希望多點跟牧區議員及傳道區的堂務促進委員接觸(包括英語堂),了解他們的期望,一同為教區的發展努力。此外,他也會用多點時間做堂校社服工作的整合,期望能在學校及社服單位建立信仰生活,讓不論學校的師生、社服機構的參與者,還是參與事工的教友,三方都能一同成長。

他又會加強教友的培育和教導,希望在不久將來成立培訓中心,深化禮儀傳統,亦打好教友的信仰根基,建立一定的神學基礎;而且除了有教導,這中心也是一個理論和信仰實踐的場所,讓基督教信仰活現出來。

許多教友都知道郭牧師跟鄺保羅大主教、陳謳明主教情同兄弟,於是擔心將來主教院會變成一言堂。郭牧師卻指三人的價值觀不是完全一樣, 但深厚的友誼令三人可以無所不談,遇上敏感議題也會有話直說,希望能摸索出上帝托付他們的工作。「我們是要去聆聽和尋找上帝的旨意,只聽人的說話是很危險!所以我們要完成的不是大主教的任務,而是一起去完成上帝托付的旨意,這才是最重要。我們的觀點與角度可以不同,但我們必須合一。」他承認實踐和理想永遠有差距,但要透過不斷的實踐才會成長及走向理想。

郭牧師的那些年

郭牧師小時候居住石硤尾,在聖多馬堂領洗,之後一家搬到慈雲山,當時聖公會約榮小學的校長黃羨雲法政牧師邀請校友參加慈光堂的聚會, 便開始了他在慈光堂的教會生活,後來郭牧師的母親在慈光堂當幹事,他更因此住在慈光堂。

「慈光堂當時還未建教堂,禮拜堂在萬年大廈購入單位作為辦公室,名為『決志樓』,這辦公室有讀書室和一個小聖堂作禱告之用,這小聖堂是朝行晚拆的,晚上我就在那裏睡。」睡在上帝的聖殿裏,聽起來有點像先知撒母耳,郭牧師也笑指自己都「幾神聖」!

郭牧師未成為牧師之前,在聖公會日修小學任教過3年。早前有一群日修小學舊生回到母校聚舊,他們在傾談間有人突然問道:「有一年教我體育課的郭sir去了哪裏?」現任校長陳頌康好奇問:「是那個郭sir,體育課一星期才一堂,為何如此記得他?」那舊生就回答:「是郭志丕老師!因為他有心同教得好,所以到現在還記得他。」郭牧師知道後頓時綻放燦爛的笑容,盼望他成為主教後,也能保持這種開懷誠懇的笑容,帶領東九的教友向前走,成就上帝的旨意。

(© 教聲 / ECHO)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020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