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0年1月5日
第2287期
 

明華神學院校友會 肇慶廣州朝聖之旅(二)

 

發展自己獨有的成聖之道

呀貓

「朝聖」是大公教會的傳統,歷代不少基督徒都懷着信德和望德,放下身邊俗務,踏上見證信仰、點燃生命的成聖之旅。不論是肇慶的仙花寺遺址或上清灣天主堂,還是廣州的救主堂和沙面堂,這些地方都象徵至聖教會與普世精神。校友會所期盼的就是藉着是次朝聖,參加者能在諸聖相通中,步武基督和先賢,在教會共融裏踏上成聖之旅。

在首兩日行程,我們先尋覓利瑪竇的傳教芳蹤—仙花寺遺址。「仙花寺」早已被毁,後人在遺址豎立了一塊紀念碑以作紀念。肇慶幾乎沒能留下利瑪竇在這裏生活過的文物痕跡,這塊利瑪竇遺址紀念碑,成為仙花寺遺跡的唯一標記。另一個可能與利瑪竇有關聯的,就是上清灣天主堂,聖堂位於高要市南岸上清灣村。該天主堂的始建年代不詳。早在明代萬曆年間,耶穌會神父利瑪竇、羅明堅等,就對與肇慶隔江相望的南岸上清灣村產生極大興趣,經常讚美對岸的秀麗風光,還常常過江到南岸各村傳教,讓不少村民皈依基督。現時,上清灣村是國內少數的全村皈依的信徒村莊。在歷史洪流中,利瑪竇留下的歷史遺蹟雖少,然而從他的傳教和中西文化交流的果子中,見證他和一眾先賢為基督而付出一生!利瑪竇的傳教使命,正讓我們好好反思身在多元化的香港,能否為基督而放下自我,走進人群中傳揚福音?不論在得時或失時,都願意持守聖道,為基督作見證。

第三日,我們再到廣州尋找聖公會傳教的腳蹤;我們先到救主堂參加主日崇拜,然後再到沙面堂參觀。救主堂是英國聖公會在中國廣州創建的一所教堂,亦是由我們熟識的莫壽增牧師籌建,聖堂一樓放置了救主堂的歷史資料橫額;《教聲》(前身《港粵教聲》)第一個辦事處更是設在救主堂。若大家有機會拜訪救主堂,不妨多留意其內部建築設計,你會發現跟聖約翰座堂十分相似,會有一份親切的感覺。午飯後,我們參觀了歷史上曾稱之為廣州外國人教堂、聖公會基督堂、沙面基督堂、基督教沙面堂、廣東省基督教沙面會堂,現稱為沙面堂。

主堂及牧師樓為維多利亞風格。主堂塔頂為羅曼式的穹隆,其設計富有異國風情,是嶺南地區之中西合璧建築精品,現為國家A級重點保護文物。今天,在國內雖然已找不到聖公會宗派,但其遺留下來的建築和傳統卻仍深深迴響於每主日的崇拜禮儀中。這也讓我們思考作為聖公會信徒,我們該如何行走信仰之旅,為下一代留下怎樣的典範。

在短短三日兩夜的朝聖路上,讓我們反省了甚麼呢?也許可藉教宗方濟各的話來說明,「天主給每個人的道路都不一樣,我們只是模仿別人,則無法成聖,無法實現自我,必須要認識,接納真正的自己,了解自己的使命,留下自己才能留下的獨有印記,作出誰都不能代替的貢獻,發展出自己獨有的成聖之道。」
---------------------------

朝向聖善

陸秀珍

明華神學院校友會2019年的壓軸重頭活動是「肇慶、廣州朝聖之旅」,特別邀請劉永勤牧師擔任團牧,與35位團友同行。透過三日兩夜的旅程,讓不同牧區的校友共聚,彼此認識,一同探索利瑪竇由澳門往中國,在首站肇慶的宣教歷史,從而加深信仰的反思。

這次旅程,使我更肯定「朝聖之旅」是屬於一生的。「朝聖」不只是某時段進行的一項活動,或一個體驗,而是「歷程」朝向聖善,要我們面對挑戰或苦痛,不浪漫化醜惡的意念,在人生道上不斷的經歷、集結、反思、取捨、轉化和提昇,達至臻美。就基督徒而言,「朝聖之旅」領我們更近上帝,重拾他創造我們時所賦予的「真、善、美」,更以「基督的眼光」看世界,以他的愛與上帝、別人、自己和萬物復和,以「忍耐」相待,以堅定平穩的心靈,同建「天國」。

---------------------------

深化信仰 心存感恩

陳劉麗嬋

這次朝聖之旅,我們首先到訪中國第一座於肇慶建立的天主教堂仙花寺的遺址。身處那地,我嘗試聯想並感受四百多年前的人和事,心中頓然產生一種超時空的連結感覺,對利馬竇的勇敢和毅力十分敬佩,他離開自己的熟悉的家鄉,飄洋過海,老遠來到文化風俗完全不同的地域來傳福音。他並非一帆風順,也經歷過人生的低谷和氣餒時刻,但倚靠上主所賜堅定的信心,他對中國人的愛和熱忱,甚至視自己為中國大地的一份子,死後也葬於此,直到今天,他承傳着許多智慧給後人步武和學習。

隨後兩天,我們也先後到訪兩所天主教堂及兩所前身是聖公會的三自教會,也到訪剛落成不久的天河堂,帶給我們不少的認識和了解國內教會這數百年來的演變狀況。

此外,另一喜悅是,來自不同牧區的弟兄姊妹,在三日兩夜旅途中,彼此認識和分享,實在是美好的團契。透過此朝聖之旅,也深化了自己的信仰歷程,心存感恩!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287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