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17年8月20日
第2163期
 

潘霍華與聖公會

(彭順強)

前言
筆者在2012年至2013年撰寫《潘霍華的順服與叛逆》期間,留意到潘霍華在德國芬肯瓦(Finkenwalde)為「認信教會」(Confessing Church)所主持的地下神學院,有別於傳統的神學院。傳統大學的神學訓練,基本上只是純學術研究,潘霍華在1931年(25歲)於柏林大學教授神學時,也是沿用此進路。

相反,潘霍華所倡導的地下神學教育,卻在學術上加入了屬靈操練的元素,例如每天以詩篇作禱告、默想經文及告解。這使筆者感到萬分好奇,究竟是甚麼使他明白到,神學教育不單單只是學術,還需要包括屬靈操練呢?

筆者後來發現其中一個主因,是他在1935年探訪聖公會修道院時得到啟迪。可惜的是,潘霍華所創立的學術與屬靈操練兼備的神學教育模式,只正式運作了兩年半(1935年春季至1937年夏季),但更可惜的是,這種關顧未來牧者的整全知識與靈命裝備的神學教育,竟然後無來者。
筆者從事神學教育超過十年,目睹太多神學生只求知識,卻漠視生命的操練,這現象神學教育機構與學生均有責任。在當前境況下,潘霍華的神學教育特別富有啟示。筆者希望可以藉着重提聖公會給潘霍華的啟示,再一次提醒今天的神學教育工作者,以及熱心追求神學知識的主內弟兄姊妹,整全的信仰追求,有需要如潘霍華所倡議的神學教育一樣,在神學認知和屬靈操練上,都要有並行的發展。這才是更完全的神學教育,教會也會有更成熟的增長,對世界才有更大的影響力。

--------------------------------

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1906-45)的名字在基督教圈子幾乎無人不知,他的名言:「當基督呼召我們,是呼召我們為他死!」和「廉價恩典」,是街知巷聞。他的著作(尤其是《追隨基督》和《團契生活》)更是家喻戶曉。他的著作主題廣泛,《基督論》談及基督本質、《追隨基督》談及付代價的基督徒生活、論文《聖徒相通》和《團契生活》論及信徒群體的相處;至於《獄中書簡》與《倫理》就觸及社會關懷,可說是包羅萬有(全集共16冊)。但鮮為人知的是,潘霍華的影響力和神學教育理念,有部分是受惠於聖公會的直接幫助和啟迪。

潘霍華與聖公會的關係,整體上可從兩方面看:(一)英格蘭聖公會奇徹斯特教區(Diocese of Chichester)主教喬治.貝爾 1(George Bell,1883-1958)幫助潘霍華向世界發放德國的實況;(二)聖公會的修道院啟發了潘霍華的神學教育模式(可見於其著作《團契生活》)。

聖公會主教助潘氏對抗納粹黨

潘霍華於1933年10月前往倫敦,在兩間德語教會作牧師兩年,並繼續與反納粹政府的信徒保持聯絡,那就是「認信教會」(Confessing Church)。同年11月,他首次與喬治.貝爾(奇徹斯特教區主教,兼維也納「大公議會 ecumenical council」的「生命與工作 Life and Work」主席)見面,他們十分投契,立刻成為好友。潘霍華常告知貝爾德國的實況,貝爾將這些資料提供予歐洲和美國(其中一個途徑是去信《時代雜誌》)。貝爾相信潘氏的資料,並依據這些資料行動,對他絕對信任。2

因着得到喬治貝爾的信任和幫助,潘霍華得到普世教會對「認信教會」立場的認同。在1934年丹麥法諾(Fano, Demark)舉行的普世青年會議(Ecumenical Youth Conference)上,作為代表「認信教會」的潘霍華,發表了一篇關於和平的演講,嘗試說服議會譴責教會的納粹化是「與基督教教會真正本質不相容的」。3  這個普世教會會議在貝爾的建議下,表達了認同「認信教會」對抗納粹的政策(包括「集中營」)。4  最後,在1945年4月9日,當潘氏被納粹絞死前的數小時,也是貝爾在他身旁聆聽他臨終的遺言。5  1945年7月27日,貝爾為潘霍華主持喪禮(英國電台直播,潘霍華家人也是從這廣播中得知他的死訊),他在講道中稱讚潘氏說:「他(潘霍華)無畏無懼,毫無保留地將心靈盡獻給他的父母、朋友、國家(按上帝的旨意)、他的教會,及他的主。」6

聖公會修道院啟發潘氏的神學教育

1934年,巴特(Karl Barth)協助建立「認信教會」(Confessing Church),作為有別於官方「納粹運作的德國教會」(Nazi-run Reich Church)的另一選擇,此外又開設一所另類的學府,名為「宣講者研究院」(Preachers'' Seminaries)。因巴特的建議,潘霍華取消了訪問甘地的行程,為新設立的教會回到德國,並成為在芬肯瓦(Finkenwalde)非法神學院的領袖。潘霍華在眾多限制和束縛下,用自己大學的薪金支持整間神學院的支出,於是,一個有如修道院的群體便告成立。潘霍華認為,神學院的學習應是靈修學、默想及禱告,而並非單在學術層面。7

究竟是甚麼啟發了潘霍華的修院式神學教育呢?其實是緣自1935年他在英國對「修院式」訓練的興趣。他當時請求貝爾為他撰寫推薦信給數間聖公會修道院院長,使他能在當中學習如何訓練神職人員,認識修道的生活(早前貝爾已為潘氏撰寫探訪甘地社群的推薦信)。潘霍華在3月到英國位於西約克郡米菲爾德市(Mirfield, West Yorkshine)的「聖公會復活社群」修道院(Anglican Community of the Resurrection)住了一星期。9 這修道院於1892年由六名神職人員創立。此修院富有濃厚的天主教和正教背景,它強調社會關懷和宣教工作。潘霍華到訪這些修院後,便將《詩篇》第119章的部分誦諗,並要求他成立的「認信教會」神學院學生每天禱告去誦諗。這也啟發了他撰寫著名的《團契生活》。10 潘霍華那種包含教義、信仰實踐(「登山寶訓」),及敬拜的整全神學教育,11 實受惠於聖公會修會的啟發。

貝爾主教成為潘霍華終生致友,肯定和支持他的立場;聖公會的修道院模式啟發他的神學教育模式,從而建立敬虔的修道色彩,最後還帶領全英國人民向他獻上最後的致敬!故此,在懷念潘霍華的偉大貢獻之餘,也應同時肯定聖公會是功不可沒的。

作者彭順強博士,現任中國宣道神學院講師,著有《潘霍華的順服與叛逆》(香港:心靈會舍,2013)等作品。

----------------------------

 [1] George Bel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orge_Bell_(bishop) (accessed 23 July 2017).

 

[2] Eberhard Bethge, Dietrich Bonhoeffer: A Biography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2000), 360.
[3] Richard V. Pierard, “Dietrich Bonhoeffer: The Struggle against Hitler,” ed. John D. Woodbridge, Great Leaders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Chicago: Moody Press, 1988), 352.
[4] George Bell,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orge_Bell_(bishop) (accessed 23 July 2017).
[5] Eric Metaxas, Bonhoeffer: Pastor, Martyr, Prophet, Spy, a Righteous Gentile VS. the Third Reich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2010), 198.
[6] Sabine Leibholz-Bonhoeffer, The Bonhoeffer: Portrait of a Family (Chicago: Convenant, 1994), 164, quoted in Elizabeth Raum, Dietrich Bonhoeffer: Called by God (New York: Continuum, 2002), 151.
[7] Jonathan Hill,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 Thought (Illinois: IVP, 2003), 284.
[8] Geffrey B. Kelly, introduction to Life Together, Prayerbook of the Bible, by Dietrich Bonhoeffer, Dietrich Bonhoeffer Works 5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13.
[9] John W de Gruchy, ed.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Dietrich Bonhoeffe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1999), xxiv-xxvi.
[10] Anglican Community of the Resurrection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mmunity_of_the_Resurrection (accessed 20 July, 2017)
[11] Geffrey B. Kelly, introduction to Life Together, Prayerbook of the Bible, by Dietrich Bonhoeffer, Dietrich Bonhoeffer Works 5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1996), 12-13.

 

參考資料:

彭順強:《潘霍華的順服與叛逆》。香港:心靈會舍,2013。

Bethge, Eberhard. Dietrich Bonhoeffer: A Biography.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2000.

Bonhoeffer, Dietrich. Life Together, Prayerbook of the Bible. Dietrich Bonhoeffer Works 5.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1996.

De Gruchy, John W., ed.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Dietrich Bonhoeffe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1999.

Hill, Jonathan.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 Thought. Illinois: IVP, 2003.

Kelly, Geffrey B. Introduction to Life Together, Prayerbook of the Bible, by Dietrich Bonhoeffer, 3-23. Dietrich Bonhoeffer Works 5.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1996.

Leibholz-Bonhoeffer, Sabine. The Bonhoeffer: Portrait of a Family. Chicago: Convenant, 1994.

Metaxas, Eric. Bonhoeffer: Pastor, Martyr, Prophet, Spy, a Righteous Gentile VS. the Third Reich.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2010.

Pierard, Richard. “Dietrich Bonhoeffer: The Struggle against Hitler,” In Great Leaders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351-54. Edited by John D. Woodbridge. Chicago: Moody Press, 1988.

Raum, Elizabeth. Dietrich Bonhoeffer: Called by God. New York: Continuum, 2002.
Anglican Community of the Resurrect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mmunity_of_the_Resurrection (accessed 20 July, 2017)

George Bel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orge_Bell_(bishop) (accessed 23 July 2017).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163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