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19年11月17日
第2280期
 

流盡眼淚的一周

(米高)

(© Ho Tsang Hing / 教聲 ECHO)  

過去的一周是傷心、失望、哀愁、難過及流盡眼淚的一周。

承着上星期對一位科大學生離世的悲痛,繼而又有青年人分別被近距離開槍擊中重傷及頭部中催淚彈情況危殆而憂心忡忡,社會仿如進一步陷入恐怖時代而流淚。

香港八大院校中有幾所成為戰場,優美的校園火光熊熊,猶如戰壕。當晚我和一位中文大學校友一起看着電視的直播,他即時哭崩了。警民暴力衝突每下愈況,當見到傷者痛苦倒地時,大家的心也碎了;又當見到一大群不知從哪裏來的黑衣人大肆破壞公共設施及商舖,使人無法上班,平日生活大受影響,我也深感無奈,也替那些商舖負責人及員工感到難過。另外,又見到有市民因政見不同互毆⋯⋯

這真是流盡眼淚的一周!

有一些人分析,這次香港的亂局,其實是幾個不同政治勢力再一次瓜分香港政治及經濟利益版圖的角力,而本地現時的所謂藍營、黃營、警察、示威者,便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磨心,被安置在不同對立場景中,暴力程度更不斷升級。我們的社會情緒被牽動,使我們互相的仇怨及憎恨加劇。在這個錯綜複雜的國際大環境中,有人覺得我們好像不能做甚麼了,只好認命,接受宿命論,甘心被擺佈、被煽惑、被支配、被監控、被安排武鬥、最終被榨乾榨盡。

身為基督徒的你和我,到底可以做些甚麼呢?除了「為香港社會祈禱」這些「阿媽是女人」的答案外,我發覺自己真的充滿無力感。眼見滿街負傷、失望、憤怒、無可奈何的香港人每天在身邊擦身而過,我們可以怎樣互相服侍和自救呢?

筆者最近參加了一個諮詢會議,主題是「洗腳的群體?」會議後筆者曾就這主題反思,作為一個聖公會人,作為洗腳的群體,應該如何以洗腳精神同渡難關?

原來,教會作為一個「洗腳的群體」,應該有幾種特質,其中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教會相信上帝會行「奇事」。這「奇事」是指上帝不單會行神蹟,而且會做超出人習慣和想像的事情。耶穌為門徒洗腳,就是打破當時一般人的傳統概念和習慣。在今天,我們除了要反思自己是否已變為一群「始初如此、現今如此、後來亦如此」的聖公會人,我們是否也需要留有空間去面向或迎接突然而來的轉變呢?

例如,很多人都覺得聖公會的傳統是「中道」(Via Media),有人甚至感到聖公會「中」得沒有「立埸」,「堅離地」的批評,在近月來的社會運動中更是揮之不去。

不錯,聖公會有其傳統,而上帝也是做新事的,但他的「新事」,卻往往是在傳統中出現。逾越的晚餐成為了新約的聖餐;原本要透過割禮成為上帝的選民,變成藉着洗禮成為上帝的兒女;由被上帝揀選的以色列民族,以至到被上帝呼召的聖徒……上帝每每都以傳統的資源創作新事。新與舊不在於其表象,而是在於有否上帝的臨在。昔日耶穌基督以洗腳連合門徒,今日我們又如何以「洗腳」傳統,把撕裂的信仰群體甚至社會聯合起來呢?

再想,聖公會的傳統不就是在宗教改革時從彼此敵對、撕裂,甚至戰爭中產生出來的嗎?當日我們的先哲前賢,就是在每一個宗派都把自己的教義高舉、唯我獨尊的年代,願意擁抱不同的信念、傳統及屬靈氣質。我們聖公宗信徒的集體經驗讓我們明白:信仰豐富的地方原來不在於緊守自己認為至高無上的教義,而是彼此願意尊重、聆聽、包容,以廣納百川的精神,去尋求最大的共通點。如果上帝是所有人的上帝、如果上帝愛所有人,那麼當我們一同崇拜上主時,還需要分辨彼此的立場和背景嗎?如果耶穌也愛那出賣他的猶大,接納三次不認主的彼得、呼召曾經迫害教會的保羅,那麼,同樣沒有甚麼可以分隔在主內彼此成為弟兄姊妹的可能。正如羅馬書八章35節所言「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

如果我們如此相信,願意讓上帝的愛臨在我們當中,那麼,我們那看似老舊的傳統,就會在這時代中成為一件新事—在上帝的愛裏可以復和,彼此傷害可以成為擁抱,讓撕裂的社會得到醫治。

當我們提到「復和」時,正正提醒我們要達到「復和」前,有幾個過程我們須要學習。
第一,是誠實地尋求真相。因為了解真相,才能從事件中增進我們的智慧,並從真相中感悟真理。相反地,掩飾的謊話,强辭奪理或語言偽術等,絕不能夠讓我們從事件或從經驗中有所反思及成長。

第二,我們要「行公義」。上主的公義遠超於我們人類在鬥爭世界中認為的公平及公道(但我們仍要努力盡量達致人間的公平及公道),我們要知道,人的罪性使我們不可能找到一把「公平」及「公道」的完美量尺,而上帝的公義,也不在於由我們去「爭取」,而是透過聖經的教訓及人生智慧的增長中讓我們漸漸明白,並在實踐中促進上帝國的降臨,以成全「公平」及「公道」的深層意義。

第三,基督教信仰從來都是以愛為本,且是無條件的愛。這就是上帝對世人的寬恕。寬恕一定是帶着上帝那一份無條件的接納。單憑我們人的血氣,就是人家說了一句 「踩中死穴」的說話,都可能會恨他一世,更何況被惡意針對,甚至被語言、肢體、制度或精神暴力傷害?所以,我們必定要經歷上帝對我們那份無條件的愛和寬恕,我們才能有勇氣踏出寬恕的一步,同時明白每個人都在上帝無條件的愛之中,我們才能更上一層人生階梯。

聖公會信徒予人的印象是「慢熱」,面對世界的轉變,也看似是「不動」。這種「不動」,也許亦是一種「留白」,即是不以強烈澎湃的情感獨自喧嚷,而是在自己的生活及心靈中為內心、別人和上帝留位置,給自己發現、改變、醫治與復和的可能。香港聖公會的使命,應該在自身的傳統和群體之中,認識我們的身份,這才能知道我們可以做甚麼。有時候,我們不明白為甚麼耶穌很少馬上回應群眾那些看來很合理的期望,但當我們閱讀福音書時,便會發現耶穌往往是在擁擠喧鬧中退到曠野,重整自身使命的焦點,好為人帶來真正的拯救。

在可見的將來,香港也許仍有一段「黑暗時期」,只要我們不放棄希望的火光,上帝總會使用我們這有限的火光去照亮黑暗,並以他大能的手去抹乾我們的眼淚。

 

(© Ho Tsang Hing / 教聲 ECHO)  

 

(© Ho Tsang Hing / 教聲 ECHO)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280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