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0年2月23日
第2294期
 

沒有公開崇拜的日子

(© 教聲 ECHO)

【本報訊】教省因應新型肺炎肆虐,三個教區和澳門傳道地區的教堂,現時均暫停所有平日和主日的公開崇拜及團體活動,相關措施在三個教區暫時維持至2月29日,而澳門傳道地區則暫時維持至3月6日,教省會按疫情發展,再決定是否將措施延長。

教省今次因疫情要暫停所有公開崇拜,鄺保羅大主教直言感到遺憾和無奈:「跟弟兄姊妹一同參加公共崇拜讚美上帝,是基督徒的本分,但為了避免群聚交叉感染,主教院經過一番掙扎,最終也要作出這個決定。」對於無法在主日到教堂參加崇拜,而要改為看教堂的網上視像崇拜,大主教承認相當不習慣,因為聖公宗的崇拜,相當重視信徒的心神和整個身體投入,因此他一向看重在現場參與崇拜。

崇拜須身心靈投入

「『上帝是靈,拜之者必須以心靈與誠實而拜之』,除此之外,在我而言,眼讓我看得到聖堂、看到崇拜的禮儀;耳,能聽得見講道和聖樂;嘴巴讓我能唱頌和啟應祈禱;鼻子可以聞得到乳香的味道;手可以觸摸到聖體、跟左右的弟兄姊妹握手互祝平安;至於腳,就讓我能踏足聖堂,或站或跪去敬拜上帝。聖公宗崇拜很重要的元素,就是整個人,包括以心靈、感官和身體去參與崇拜,這種崇拜經驗,並非可以靠參與視像崇拜完全體驗。」

大主教重申,暫停公開崇拜及在網上播放崇拜,只是短時間、迫不得已的防疫措施。他非常感謝牧者同工和弟兄姊妹,能在短時間迅速地解決技術問題,安排在不同的社交媒介播放崇拜或分享信息,帶領教友敬拜天父。他提醒教友,當疫情穩定能夠回到教堂崇拜時,大家都應該回到聖堂,因為觀看網上崇拜,始終不能取代整個人在現場參加崇拜。

除了大主教外,不少牧師對於受疫情影響要暫停舉行公開崇拜都感受甚深。澳門傳道地區在2月6日便開始暫停公開崇拜,澳門傳道地區總幹事范錫強牧師表示,由9日起,澳門傳道地區已經以網上直播方式來舉行主日崇拜,每個牧者的直播方式不盡相同,有的是一如每個主日在聖堂內舉行,牧師穿上祭衣,有聖壇侍從協助;也有由司禱員主持早禱崇拜,但就删減了唱頌和唱詩 ; 也有牧師只在自己辦公室作信息分享,由一位教友誦讀當天經課和代禱。

面對空凳戰戰兢兢

范錫強牧師稱,他是抱持戰戰兢兢的心情去舉行崇拜,對着無人的會眾席的確有點不習慣,不過他很清楚知道教友正對着手機或電腦,敬虔地在家參與,珍惜每一次主日的崇拜。他們反應相當熱烈,直播時不斷點讚和留言,向同工反映畫面是否清晰、聲音是否清楚等等。

他又謂,除了禱告外,在疫症肆虐期間,最重要的,是在空氣中向教友傳遞安慰的信息,穩定他們的心靈,讓他們能以信心面對「疫境」,明白疫情必定會過去;而在這段時間,由於疫情不明朗,社會氣氛有些緊張,所以牧者除了要致電了解年長教友的情況外,也會不時在社交媒體發短訊問候教友,以及在不同的教友群組上發放牧養信息。

停崇拜似拼圖缺角

聖三一座堂主任陳國強牧師就覺得,取消聖餐崇拜實在可惜,令牧養工作好像一幅拼圖欠缺了一塊。不過,由於1月26日年初二那個主日,教友已經開始要戴口罩參加崇拜,聖餐禮也停施聖血,到2月16日取消公開崇拜時,已算是循序漸進,讓他有足夠的心理準備。該堂在2月9日已首度嘗試直播崇拜,屬試驗性質,當時甚麼經驗都沒有,可說是由零開始,幸而傳播部有三位兄姊自動請纓提早一天試播,在第二天早上直播早、午堂崇拜時,又由兩位兄姊監察整個過程,直播效果都很理想。

他又謂,暫停公開崇拜後,網上社交平台及各式通訊軟件變得尤其重要,教堂透過電郵、WhatsApp、座堂網頁和剛設立的Facebook專頁,將不同信息、同工製作的兒童主日學短片等等,傳遞到教友和主日學家長當中;座堂同工也要實行居家辦公,處理座堂事務。

網上分享聖言默想

諸聖座堂主任范晉豪牧師表示,主日聖餐崇拜是禮儀生活的高峰,對信徒靈性生活極為重要,但教會為了履行社會責任,配合社會一同抗疫而暫停主日公開崇拜,絕對是迫不得已的決定。這段時間,諸聖座堂除了錄播聖言信息分享外,也開始設立座堂的Facebook專頁,並根據通用讀經表,每日發放〈聖言伴你行〉,與教友分享聖言默想;此外,亦開始探索如何加強網絡平台推展牧養工作。

范牧師謂,不少教友因緊張疫情變得焦慮,因此諸聖座堂希望網絡平台上的信息和材料,能成為教友的心靈綠洲:「社會雖然好像變得緩慢甚至停頓下來,但我們盼望教友的靈性生命仍然活躍。」

教友疫境不減信德

聖馬提亞堂主任陳榮豐牧師表示,他們之前有感疫情漸趨嚴重,為了牧養需要,早在2月9日已試行網上直播主日崇拜,讓未能到聖堂參與崇拜的教友,亦能在家中透過網上平台,一起口唱心和、一同讀經、一同禱告;而上主日雖然只有參與聖工和協助錄影的教友及幹事在聖堂崇拜,但無論崇拜有幾多人,陳牧師認為感覺都一樣,因為他知道教友也在線上一同參與,在逆境中不減信德。

陳牧師稱,網上直播崇拜是新嘗試,困難當然會有,但問題在教友協助下總算解決。另外,除了安排主日崇拜直播,因為該堂正舉行讀經運動,教友可按靈修讀本進行靈修,教堂網頁亦有每日靈修分享;幹事同工亦會致電慰問教友、關心各教友狀況;團契則藉網上會議平台互相分享。

他又謂,雖然疫情影響眾多教會活動要延期或取消,但願大家在這艱難時刻都能持守信心、懷着關愛,在生活中實踐信仰。

忽然直播牧師要適應

靈風堂主任葉子良牧師坦言,由於事出突然,牧區只得幾日時間安排和通知教友要暫停崇拜,實在非常倉卒;忽然間要轉為網上直播,除了要克服技術上的困難,牧師都同時需要適應。他承認,初時的確有點不習慣,唯有乾脆當有會眾在場。

該堂現時除了提醒教友在主日收看直播崇拜,亦會撰寫每日靈修文章發放,讓教友縱使不能回到教堂,也不會感到與教堂疏離。至於沒有上網習慣的一群,則要靠電話跟他們保持聯繫,藉問候和盡量提供防疫物資支援,表達教堂對他們的關心。

直播過程一秒一驚心

主誕堂的冼月芬牧師說,當知道三教區暫停公開崇拜,主誕堂隨即準備在2月16日直播崇拜。主誕堂的硬件設備並不足以應付,但感恩有同工及教友的協助,主誕堂才能順利完成第一次的直播。

不過冼牧師表示,直播的過程真是一秒一驚心,因為當天用作直播的電腦,電池竟然一度故障;而在直播時,她也每分每秒提醒自己,弟兄姊妹都在線上同行,所以大家不會孤單。
冼牧師承認,網上直播崇拜是不得而已,但對於主日無法前來崇拜的兄姊來說,這措施的確可以幫助他們敬拜上帝。

技術人才有限難直播

然而,並不是每一間教堂都能為教友安排直播崇拜,以牧愛堂為例,堂主任梁麗娥牧師表示,因為教堂技術人才有限,她不想麻煩教友特別回教堂處理這些問題,故此就要求教友觀看聖三一座堂或友堂的直播。雖然牧區沒有公開崇拜,但所有同工在主日都有照常當值:「牧愛堂依然有舉行崇拜,只是『不公開』,只有同工參與而已。」不過她補充,在16日當天,有一名不知道教堂暫停公開崇拜的朋友來到聖堂,同工就讓他在聖餐禮時領受祝福。

梁牧師謂,牧愛堂在2月3日開始,幹事同工在周一至六輪流當值,減少辦事處人流,其餘同工則居家工作,以電話或在網上聯繫教友。

 

(© 教聲 ECHO)

(© 教聲 ECHO)

 

(© 教聲 ECHO)

 

 (© 教聲 ECHO)

 

 (© 教聲 ECHO)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294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