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18年11月11日
第2227期
 

西九龍教區議會 通過設小組檢視牧區上繳教區財務安排


(© 教聲/ ECHO 版權所有)

 

(© 教聲/ ECHO 版權所有) 

【本報訊】西九龍教區於11月4至5日在諸聖座堂舉行第十一屆教區議會會議,會中討論了三條提案,三條提案均獲通過。其中兩條提案涉及教區架構,需要增修教區憲章及規例;第三條提案由青山聖彼得堂提出,動議常備委員會督導成立工作小組,檢視各牧區及傳道區上繳教區的財務安排。

按照西九教區規例〈規例8第5.1〉,現時西九各牧區及傳道區須向教區「繳獻」,而「繳獻額」則是「視乎有關牧區的註冊教友的人數多寡而訂定。」青山聖彼得堂在今屆議會提案,要求「由西九龍教區常備委員會督導成立工作小組,全面檢視現時各牧區及傳道區上繳教區之財務安排,即教區每年支出由西九龍教區各牧區及傳道區在翌年按該年牧區及傳道區註冊教友人數攤分,並作出建議及報告。」

「青彼」議員代表宋瑋琳說明該堂的提案原因時謂,現時的上繳安排已沿用多年,無法確實反映牧區的負擔能力情況,例如個別牧區註冊教友人數雖然增長理想,但教友的奉獻能力卻未必一樣增長迅速,因為教友可能是來自低收入階層,因此如果只按註冊教友人數去計算繳獻額,會為牧區帶來財政壓力。

宋瑋琳又稱,「主日捐」、「感恩捐」和「常月捐」是奉獻收入相當重要的一部分,亦是教堂發展經費的主要來源,因此繳獻額如果超過「主、感、常」收入的一半,以青彼為例,2017年上繳教區的繳獻額,佔「主、感、常」收入的69%,個別牧區的繳獻額佔「主、感、常」的百分比更不止此數,因而大大影響牧區的日常開支和聖工發展。教區訂定上繳安排時,應同時顯示出教區對牧區和教友的牧養與關顧,教區只單一以註冊教友去計算「繳獻額,反映出教區未有關注牧區教友的各方面需要。

對於「青彼」的提案,有議員認為並不清晰,質疑到底「青彼」是想常備委員會督導哪一個單位去成立工作小組?是財政委員會還是其他委員會?如果由不了解教區、牧區財政問題的人或單位去組成小組,這小組的檢視到底是否有成效?亦有不少議員認同「青彼」的「全面檢視上繳教區之財務安排」理念,更直言所屬牧區位處高貧窮率地區,牧區赤字日益龐大,強調「人頭」多但不代表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收入和奉獻能力;也有議員認為,計算「繳獻」額時,不應只計算「主、感、常」,還應同時計算牧區的資產。

「青彼」的提案,經議員修訂刪除「督導」二字後,以30票贊成、15票反對、14票棄權,提案獲得通過。

另一方面,由於2016年舉行的第七屆教省總議會通過了不少涉及香港聖公會體制和憲章規例條文的修訂,例如容許在教省內持有有效執照,並擔任牧職不少於三年的聖品,均有資格成為總議會聖品院議員;而平信徒院代表亦由每個教區15名和澳門傳道地區2名,增加至每個教區30名和澳門傳道地區5名等等,因此西九龍教區常備委員會在議會提案,動議在西九龍教區憲章第10條〈修訂憲章及規例〉部分加入新的10.4項,列明「但凡由教省總議會對教省憲章規例或會議常規所作出的修訂而引致本教區的憲章規例或會議常規需作出相應的有關修改者」,西九龍教區常備委員會「須對教區憲章規例或會議常規,作出此等修改。」及「須於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就此等修改向教區議會常會滙報和採取適當措施以通知教區內所有牧區及傳道區有關此等修改。」以符合教省憲章規例的要求。

至於另一條提案,則是由教區財政委員會提出。財委會動議修訂教區規例〈規例5第2.1.6〉有關該委員會的組成部分,把「由教區議會議員推選的委員五名」改為「七名」。

這兩條涉及增修教區憲章又規例的提案均獲議會通過。

兩天的會議亦同時聽取了教區常備委員會、財政委員會及各專責小組的報告,以及選舉了教區司庫、各委員會主席、總議會議員、香港聖公會管業委員會代表及香港聖公會基金代表等等職位,此外又進行了「休會集思」,由各議員就如何配合《教會政策文件》「深化牧養」,自行按「兒童」、「青少年」、「家庭」、「婦女」、「男士」、「退休人士」六個範疇分組,向教區、牧區和牧者建議改善相關的事工發展的方法,以及怎樣提升發展這六個範疇事工所需要的資源,最後再由各組的組長,將議員的建議撰寫書面報告,直接提交常備委員會參考討論。

青年觀察員代表、荊冕堂教友李晉文在會議結束前發表報告時表示,參與議會會議讓他們認識教區議會運作,尤其更深入了解牧區上繳教區的繳獻安排;此外也對議會的會議程序、規則有新的看法,不再認為是「無謂」和浪費時間。不過他建議議會引入電子化的投票設備,減低事務人員派票、點票、收票、補票的時間及避免混亂情況。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227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