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17年12月17日
第2180期
 

教省牧師進修會 反思如何在複雜世界活出信仰

 

(© 教聲/ ECHO 版權所有) 

 

 (© 教聲/ ECHO 版權所有)

【本報訊】教省於11月28至30日舉行教省牧師進修會,由葛霖牧師(Stephen Keith Green)擔任分享嘉賓。葛霖牧師在三日兩夜的進修會中,為眾聖品分享了六個課題,希望香港一眾聖品思考,如何在複雜的世界裏活出信仰(Living the Christian Faith in a Complicated World)。

葛霖牧師在1982年來港於滙豐銀行任職,期間接受神學訓練,分別於1987及1988年,由時任港澳教區主教的鄺廣傑榮休大主教,代表基福教區(Diocese of Guildford)按立為會吏和牧師,並在聖約翰座堂擔任義務聖品。葛霖牧師服務滙豐集團廿八年,在2006至2010年間出任滙豐集團主席,退任後又曾在卡梅倫擔任英國首相期間,出任貿易及投資國務大臣(Minister of State for Trade and Investment)並於2010年晋身上議院 。

一年一度的牧師進修會,為全教省聖品提供一個彼此聚首一堂、一同學習、一同崇拜和休息的好機會,讓眾人在繁忙的工作中,能尋回片刻寧謐,「充電」後重新出發。葛霖牧師在三日兩夜的進修會中,為香港的聖品總共分享了六個課題。第一個課題,他先回顧人類歷史,怎樣由一小群生於非洲的人類,在七萬五千年前,移民到歐亞大陸後,發展出不同的文明和宗教,以及其中所引發的種種衝突。雖然這些紛爭都已經是數百甚至是數千年前的事,但諷刺的是,人類彷彿沒有吸取任何教訓;國與國之間,因着民族主義而引發的衝突依然存在,例如歐盟與歐洲國家的極右主義;因不同的意識形態的競爭而引發的紛爭,如伊斯蘭主義,或六、七十年代的共產主義等等。

在第二及第三個課題裏,葛霖牧師跟眾人反思考人類面對的兩個嚴峻問題,就是都市化和環境污染。據統計,在1850年全世界只有兩三個城市的人口超過一百萬人,而今天則超過一千個,其中至少有廿五個城市多於一千萬人口。現今全世界大約有55%的人口、約39億人住在城市,而到了2050年,全世界將會有64億人住在城市。葛霖牧師指出,雖然城市可以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和更舒適的住宿環境,但城市並非烏托邦,更甚可以成為一個絕望鄉(Dystopia)。其中的問題包括人際疏離,以前在鄉鎮的生活,人人互相認識。但到了城市,就算是鄰居也不一定認識他們;就算在城市有更好的工作機會,但階級分化嚴重,財富分配不均,新奴隸階級的出現,物價騰貴,城市漸失去其特色,使人變得孤單寂寞、失去方向,城市變成一個難以生活的地方。至於環保的議題亦同樣重要,人越多,需要的資源亦越多,世界上有不少物種經已滅絕,許多都處於頻危邊緣。此外,過度的開發,亦使世界天氣大變,水平面上升,北極雪地溶化,使反射回太空的陽光減少,最後繼續把地球氣溫推高。葛霖牧師要求一眾聖品思考,在這兩個困難之中,人的責任究竟在那裏?人又應該如何回應這些困難。

在最後兩個主題,葛霖牧師就引領眾人回到基督教、教會及教牧這三個層面的討論。在基督教層面而言,現今世界有許多不同的宗教,各個宗教都會提及喜樂和愛,提及終極的盼望和救贖,究竟基督教所傳揚、死於十字架上的基督,是否有其獨特之處?而這些獨特之處,又對基督徒身份有何意義?在基督徒的生活和信仰中,應如何彰顯這些信仰特徵?

在教會層面上,葛霖牧師帶出教會與社會的關係。他引用馬丁路得(Martin Luther)的《兩個國度論》,以及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的《追隨基督》,特別是當中對「廉價恩典」的表述,挑戰聖品去思考,究竟教會應該要怎樣。

葛霖牧師最後問一眾聖品:「究竟上主呼召你們進入這個看似混亂不堪的世界後,你們可以做甚麼?在你們的教導、講道、牧養同行中,你們又應如何履行上主交託的使命?」

對於葛霖牧師的提問,聖保羅堂助理聖品潘正行牧師謂,講員並沒有提供一個確切的答案,這對眾聖品而言或許是好事:「因為若然我們以為經已擁有答案,我們就會停止去問和思考。再者,要有一個怎樣的答案,亦不是可以由別人幫你去回答,面對香港當下的問題、世界當下的處境,無論是作為信徒的或是為牧者的,實在都要反思『你在這裏做甚麼?』,唯有自己才能回答出一個合適和切合時代的答案。」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180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