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教區 東九龍教區 西九龍教區 澳門傳道地區  
 
  香港聖公會
主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Eng  
 


 
 
 
2020年6月7日
第2309期
 

業主懶理 政府支援不足 風季來臨劏房戶家居危機四伏

超強颱風天鴿及山竹曾分別在2017、18年吹襲香港,不少劏房、天台屋等基層市民的不適切居所首當其衝,飽受滲水、停電、家具被浸壞之苦,甚至有屋頂被強風吹走,居民狼狽不堪。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與香港賽馬會災難防護應變教研中心,在去年5月至7月期間進行「有關風災對不適切居所居民影響調查」,訪問了104名居住於劏房、天台屋、板間房等不適切居所住戶,兩機構在5月24日舉行新聞發布會公布調查結果,並安排了兩位市民分享颱風期間的經歷。

調查發現,居民低估颱風影響而未有做足預防措施,76.7%受訪者評定自己的「防風意識」合格(5分或以上),但64.4%人所居住的大廈曾受颱風影響,包括水渠淤塞、停電、電掣着火等,只有19.2%人曾預早儲備飲用水和電筒。

另外,76%受訪者的居所曾受颱風破壞,如單位出現滲水、水浸、家具被浸濕及窗戶被吹毀等問題;近一成人或其家人因颱風吹襲後環境混亂,例如平台上的雜物橫飛,而導致受傷或病倒。維修單位原是業主的責任,或按業主住戶預先協議的方案處理,然而,只有大約兩成受訪者曾獲業主分擔維修開支;六成受訪者表示與業主訂立的租約中,未有列明維修責任誰屬,更有13.6%甚至沒有跟業主簽訂租約。55%受訪者在颱風過後沒有獲得任何協助,他們一般都是自行簡單維修。

四分之一受訪者表示,因颱風破壞設備或天花滲水而不能煮食,部分受訪者或其家人就因颱風吹襲後環境混亂而受傷或病倒;55.8%受訪者在風後沒有獲得任何協助,需獨力處理和承擔颱風所致的經濟損失;又有四分之一受訪者要請假照顧因受颱風影響未能上學的子女,令收入減少;部分受訪者更因居所受颱風破壞而要搬家令支出大增。

今次受訪家庭結構以三人及四人家庭為主,超過一半的家庭收入在10,000元至19,999元之間,遠低於本港三人及四人家庭每月入息中位數32,700元及42,800元 ,四人家庭甚至低於貧窮線。近58.7%受訪者表示,在颱風後需要接受經濟援助重置家居,47.1%就需要協助清理或維修家具和食物援助;41.3%受訪者謂因颱風期間無法購買食糧而需要食物援助。這些數字都反映,現今香港社會未有足夠的應對措施,協助基層住戶進行風災預防及善後的工作。在此情況下,颱風將為經濟資源較為緊絀的基層家庭帶來更大的影響。

石屎鋼筋剝落

新聞發布會安排了葵涌街坊賴先生和程女士分享過去兩年在風災期間面對的情形。住在唐樓劏房120呎房間的賴先生稱,去年八號風球期間風力牆石屎、鋼筋剝落,雨水不斷打入屋內,上一層樓的鋁窗也飛到街上,從晚上9時到翌晨都要不停舀水,當時曾不斷致電到政府部門想尋求支援暫離居所,但電話一直只有錄音,還未掛上電話,屋內雨水已淹到腳眼。雖然颱風對住所影響十分嚴重,但業主從沒過問,「這個閣樓簡直無王管!風力牆石屎損毀,現在有黃雨時,水就會滲進來。」在這種惡劣的空間環境,賴先生皮膚患上濕疹,屋內也滋生曱甴和引來老鼠,食環署無法幫手,雖曾向屋宇署提出派人驗樓,但最後不了了之。

賴先生又謂:「我是三人家庭,本身有腳傷,平均收只有入七、八千元九左右,申請了公屋五、六年仍未成功,曾向社工求助想搬走,社工也協助轉介安排搬遷津貼,但市面租金昂貴,根本無法負擔。」

至於兩母女住在城門水塘寮屋劏房的程女士,前年在颱風「山竹」襲港時,她家的天花板也被吹走,全屋家具盡濕,幸得社工協助向社會福利署申請了八千元津貼,原意是維修屋頂,但其實維修屋頂費用是需要幾萬元,因此只能靠一幅帆布覆蓋在屋頂上,而濕透了的屋頂木板也無法維修。

麥理浩夫人中心高級服務協調主任陳清華與賽馬會災難防護應變教研中心總監羅信堂,根據調查結果向政府提出多項建議,包括將不適切居所列入風災高危地區,訂立完善的災前及災後支援系統,並參考現有《建築物(規劃)規例》 ,為所有未受規範的租住單位訂立「最佳執行範例」,鼓勵全港業主實行,保障市民基本生活環境質素;並成立專業「防災支援小隊」及資助非政府機構組織義工隊,訂立完整災後支援制度,協助居民及早發現居所在颱風下的潛在風險,做好防風工作,減低颱風帶來的財物損失和人命傷亡。

他們又建議民政事務署和社會福利署地區專員與社區組織合力推動「防災社區網絡」,藉以宣傳防災信息以及向居民提供「付諸行動」的協助,結合社區特色,配合社區自然環境調查,以及社區內可參與的成員,各司其職。各成員亦須清楚知道災害的弱勢族群所在,例如獨居長者、肢體傷殘人士等,才能確保整體社區的安全,減低人命傷亡及財物損失。

 

<上文轉載自《教聲》第2309期,如欲閱讀本期《教聲》完整內容,請按此處。>

 

下一篇文章